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西子湾畔

来源: 2019-05-29 11:22

/《台海》杂志主编 年月

10年前,我漫步在前清打狗英国领事馆院子里的小径上,想像着100多年前,厦门红砖如何越过凶险的水路运上这个位于西子湾畔的山头;我抚摸着支起拱券长廊的一根根立柱,想像着厦门工匠如何用一枚枚红砖砌起了这幢对高雄港一览无遗的红楼。

台湾朋友告诉我,我走的这条小路,就是当年厦门红砖靠岸后,工人挑砖上山的步道。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思绪情不自禁地沿着这条步道走回历史深处。          

打狗,是高雄的原名,这个听起来不怎么好听的名字却意指美好的植物——竹子。高雄盛产竹子,少数民族平埔人就直接用竹子为其命名,音为“takao”,直译过来就是“打狗”。

英国因1860年的《北京条约》迫使清政府开放了包括打狗在内的台湾四个港口,因为打狗的水最深,港湾最优良,英国就把领事馆从淡水迁到打狗来。于是,这幢巴洛克风格的红砖洋楼就出场了。

首任领事史温候到打狗时,首先做的一件事,是委托英国三利洋行建楼来当领事馆,而且要求从厦门订制红砖,请厦门工匠来建造。史温候为何如此青睐厦门红砖和厦门工匠呢?原来,他到打狗前,曾在英国驻鼓浪屿领事馆担任翻译,深知厦门红砖的坚固耐用与厦门工匠水平之高超,这些经历与人脉又让他顺利地联系上工匠与货源。于是满载厦门红砖和工匠的船只便越过了黑水沟,在1865年的某个日子,靠岸高雄……

高雄与厦门的千丝万缕,远不只在这幢红砖洋楼里交织,而早就发端于300多年前,郑成功父子组织闽南子弟大规模赴台开垦时,主要登陆点就在高雄和台南。在整个明清时期,赴台拓荒的厦门人,仅同安姓氏就有66个;高雄县城凤山,就是由集美人陈炯伦主持建设的;而在高雄从一毛不拔之地发展为优良海港的进程中,厦门迁台的三个家族功不可没。来自集美的陈福谦创立 “顺和栈”商行,做大了高雄蔗糖市场,1858年高雄开港通商,他抓住时机从高雄港将蔗糖运贩英国,据说这是台湾直航欧洲地区的首例。陈福谦的老乡陈中和,继而于1900年投资成立了台湾第一家新式制糖公司——“台湾制糖株式会社”,并投资“打狗整地会社”,填海造陆,为打造新市区作出贡献。来自厦门莲坂的叶清璇于1886年来到高雄开设“新泰记行”, 经营钱庄,买卖米糖、香烟、食盐等,甚至还获得了石油和保险的代理权。叶清璇的儿子叶宗祺后来还担任了打狗区长。厦门人拓荒打狗的筚路蓝缕之路,明白无误地昭示了一个历史事实——先有厦门港,后有高雄港。

二战时期,高雄港和台湾的绝大部分地方一样,遭受重创。台湾光复后,参与战后重建工作及日后港口复兴的不乏厦门身影,比如对高雄经济发展产生深远影响的高雄出口加工区,其创设人王逵九便是厦大机电系1945届毕业生。

将思绪从历史深处拉回后,我把目光投向打狗英国领事馆脚下那夕阳里波光粼粼的西子湾。“西子湾”这名字也是从闽南语的谐音而来的——“斜仔湾”。 西子夕照,作为全台八景之一,名闻遐迩,中山大学的师生最为幸运,可常常欣赏,因为他们的大学就建在西子湾畔,甚至大学的体育场就建在西子湾上,填海造地的。中山大学教授余光中先生,就是在西子湾畔创作了诗歌——《让春天从高雄出发》!

11年前,高雄被列入陆客赴台游首发团的旅游路线隆重推出时,就预示着它将迎来两岸交流的春天。记得当年,两岸相关部门还特意安排首发团在高雄住一晚,吃六合夜市,夜游爱河等。别小看这住一晚,因为首发团在10天内要实现环岛游,可台湾有几十个县市,时间匆忙,不可能每地都住,所以,很多县市长都亲自出马抢陆客,他们强烈意识到能被住一晚的,就意味着有更多的商机,当年风景如画的垦丁几经争取都没列入夜宿呢。可见首发团对高雄是独爱一层的。

可这10年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高雄对陆客的吸引力越来越低,我往来两岸,也只有前面两次去了高雄,之后数趟行程,哪怕是再次环岛,也不会想要顺道去看看。高雄经济民生各项指标10年里连年下滑,在不知不觉中错过了一个个春天。

直到举着坚持“九二共识”旗帜当选高雄市长的韩国瑜,喊出“货出去,人进来,让高雄发大财”时,高雄才平地起春雷。台湾同行、中视名嘴黄智贤对我说,从他还没有当选,到他当选再到就职,到现今登陆,高雄的整个的认知度在华人世界,包括大陆、台湾以及全球的华侨,都已跟过去几十年完全不能同日而语的。“这些对高雄经济的发展将是大大的加分!”

“让海峡用每一阵潮水/ 让潮水用每一阵浪花/向长长的堤岸呼喊……让春天从高雄出发”

此刻,当我轻轻吟诵着这首诗歌时,余光中先生为《台海》杂志题写的“台海无风波 两岸成风景”与马英九等先生的墨宝正高挂于杂志社的墙上,抬头可见。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