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好比与怪兽为伍! 全台首例大林蒲凤鼻头环境迫迁启动

来源: 2019-05-29 12:09

/图 吴柏源

“住在这里犹如与怪兽为伍!”在大林蒲土生土长的张维真如是说。记忆中原本美丽的小渔村,在工业区不断扩张下,像是个不定时炸弹,感到生命财产安全不时受到威胁,像是跟老虎住在一起。

  大林蒲,一个人口严重外流的村落,一个被八百多支烟囱包围的孤岛,饱受摧残的空气与土壤,让这里的居民身心健康严重受到威胁,尤其是年幼的孩子。这里曾经是一个美丽的渔村,尽管至今被烟囱团团包围,漫步其中,若不抬头仰望那巨大的烟囱,这里依旧是个步调还算悠闲且美丽的地方。

>>在大林蒲土生土长,目前任教于凤林小学的张维真老师表示,记忆中大林蒲原本是个美丽的小渔村,但是不断扩大的工业区,形同怪兽,一点一点吞噬掉她童年的甜美回忆。


 但那24小时不断的污染,却让人难以忽视,不断外扩的工业区一步一步吞食原本的稻作,数公里的海埔新生地,更是隔绝了村民与海的联系,旧时代的美丽记忆一点一滴消失殆尽。

  早年的红毛港迁村经验,让大林蒲人对政府失去信心,且红毛港迁村之后,整个大林蒲经济体顿时少了一半的消费人口,这样严重影响大林蒲在地商家的收入。下午五点,原本应该人声鼎沸的黄昏市场,人却寥寥无几,摊贩们笑称,这样也不错,至少有个地方可以让大家话家常。

 烟囱环伺的大林蒲村落,居民们承受了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影响,面对严重的污染威胁,迁村也许是最后的选择,但与怪兽为伍的日子,真的结束了吗?(该组作品获得台海环保科技新闻类银奖)

 

>>高污染的环境,让大林蒲的孩子呼吸道疾病问题偏高。          >>高雄大林蒲凤林宫趁着中元普渡,特地请歌仔戏班到庙前广场演出,活络气氛。演出在即,身着戏服的演员站在后台楼梯间沉淀心                                                                                                    情,严肃的神情与正在整理家园的当地居民的身影,形成强烈反差。


>对话获奖者

/《台海》杂志记者 刘舒萍

《台海》:介绍下大林蒲这个地方。

吴柏源:早期,大林蒲是一个渔村,拥有大片纯净沙滩及海域,随着工业的进驻,海埔新生地(备注:填海造陆)的开发,大林蒲的命运悄悄翻转,变成一个看不到海的渔村。

《台海》:走进这里,会看到什么景象?

吴柏源:首先,你要经过一大片的烟囱,周围都是川流不息的大型车、特种车,这里的工厂日夜运转。但当你真正走进聚落,反而看不到、感觉不到这些污染,不在一定的位置上,你也看不到烟囱。抬头看,见到的也是蓝天白云,那种感觉很奇妙,好像这是一个很传统、很悠闲的地方。入夜之后或者下雨天,工厂烟囱排烟量大增,空气里总是弥漫着异味,隐身的怪兽出来了。

早期,工业区进驻的时候,当地很欢迎。老一辈靠海为生,中生代及一些年轻人觉得抓鱼太辛苦,这里离市中心又很远,工业区的进驻意味着有很多离家近的工作机会。重工业的进驻,这里也繁华了一阵子,开始有电影院、舞厅、酒店、旅馆,然而随着工业区面积的不断扩大,这里渐渐被包围、被吞噬,加上一些意外的发生,污染源的增加,当地居民才意识到工业区不是想的那么美好。

《台海》:大林蒲跟红毛港之间有什么关系?

吴柏源:大林蒲的衰落与萧条与红毛港村的搬迁也有点关系。大林蒲跟红毛港仅隔一条凤北路,二者是唇齿相依的经济共同体。红毛港迁村不是因为空气污染的缘故,而是因为被规划成一个货柜港。红毛港迁村后,人口锐减,大林蒲地区的经济活跃度就变得更小了,摊贩商家生意大受影响。

大林蒲的黄昏市场不仅是大林蒲人下午主要的购物市集,更是外出工作返家的红毛港人顺路必经过的市场,自从10多年前红毛港迁村后,黄昏市场也跟着慢慢没落,下午4点理应人声鼎沸的市集剩没几摊开业,顾客稀稀落落,闲聊之间摊商表示,红毛港没有了以后,生意至少掉了五成。

《台海》:大家都同意迁村吗?

吴柏源: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迁村,中生代以后,即现在年纪在五六十岁之下的人有强烈的迁村想法,老一辈人对故土有很深的感情,不想走,但他们也晓得这里环境很不好,为了子孙的未来,迁村是不得不的方式。在红毛港迁村近10年后,大林蒲也将走上迁村之路。 

《台海》:环境问题给当地和民众带来了哪些危害?

吴柏源:主要集中在呼吸道、免疫方面问题,尤其是小朋友,很容易患上呼吸道感染疾病。

《台海》:分享下您拍这组照片时的心情。

吴柏源:本来是计划拍三个月,后来因为其他工作的关系缩短到一个月之内要完成。刚来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位40多岁的小学老师,他的心情很矛盾,想要走,又放不下,担心迁村离海后,故乡恐将成为历史,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他曾经在外地教书,后主动申请调回故乡教书。这里属于偏乡小学,走出去还愿意回来的人不多。他跟我讲过他小时候的一个故事。一天半夜,他突然被摇醒,周边的工厂发生很大的公共安全意外,许多油槽都着火了,犹如炼狱一样,所有人都往外逃,担心下一刻如果爆炸了,可能就灭村了。

因为时间短的关系,我把拍摄重点放在距离工业区不到一公里的凤林小学,这所小学离中油大林炼油厂仅七八百公尺,离台电大林发电厂仅3.3公里,孩子每天在巨大的烟囱下活动,天真的他们可能还不知道这些污染源将严重影响健康。除了锁定孩子,当地的特色风土也是我关注的重心之一,比如整条巷子共用一个号码,每有挂号邮件,邮差得扯着喉咙喊名字。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