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陈正信:扎根大陆,快乐做农民

来源: 2019-05-29 14:09


/《台海》杂志记者 方锐  /台赛摄影师 唐光峰

在仙游县241县道与S10莆永高速入口交叉处的东南方向,有一处占地2300多亩的果园,经营单位名为亿松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公司负责人陈正信是个皮肤黝黑的汉子,看上去与仙游本地居民并无二异,如果不是果园大门口竖立着仙游台湾农民创业园的牌子,单从外表来看,你绝对想不到这是一位80后台商二代。

“来仙游当农民十几年,我现在都把自己当仙游人了。不但听得懂仙游话,还会说一些呢!”陈正信告诉记者,2001年他登陆时,还是一个18岁的少年。一转眼18年过去了,仙游台创园从无到有,吸引了100多位台农在这里打拼事业,如今已成长为大陆最大的嘉宝果苗木基地。而亿松也经历了从畜禽养殖业到种植业的转型,目前每年的嘉宝果产量名列福建省前三。

“能够与仙游台创园共同成长,分享大陆生态农业发展红利,我感到与有荣焉。”陈正信说。


“畜”势待发

陈正信的父亲陈吉昌早年在台湾从事的就是养殖业,在云林县当地小有规模,干得风风火火。然而,台湾是一个自然灾害多发的地区,台风、地震时有发生,每一次天灾过后给农民带来的损失惨重,陈家的养猪场也不例外。1987年两岸民间恢复交流,开始有台商登陆发展,陈吉昌自然而然地把目光投向了大陆。

上世纪90年代,陈吉昌在朋友的推荐下,在仙游榜头镇上坤村和盖尾镇东井宫村创办“农字号”台资企业,开发占地近60万平方米,主要是养猪,兼顾种植。本来就积累了丰富的先进养猪经验,再加上仙游得天独厚的天气条件,陈吉昌的养猪事业经营得很成功。几年之后,想要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的他,有意把在台湾的儿子陈正信叫来大陆子承父业。

“起初,我对养猪是很排斥的。”陈正信毫不掩饰自己曾经对于接班无感的原因,是嫌养殖业又脏又累。2000年前后,正是网络游戏风靡之际,彼时还在上高中的他开始翘课,夜以继日地在网吧里“奋战”。“后来,我妈实在管不动我了,刚好我爸又希望我来大陆学养猪,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来了。”说起这段“不光彩”的历史,陈正信有些不好意思。

2001年,18岁的陈正信来到大陆,听从父亲的建议,选择到福建农林大学念动物科学专业预科班,成为当时全校唯一一名台生。次年,他中途休学回台当兵,两年后服役期满后,他回到福建农林大学复学,直到2008年夏天正式本科毕业。

因为预科班和服兵役的缘故,陈正信从大学入学到毕业用了7年时间。7年间,他从一个对养殖业一窍不通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拥有专业动物科学知识的青年。更重要的转变是,对于家里的养猪事业,他从最初的嫌弃,到理解,再到认可。

“当年父亲说服我来大陆时,反复跟我说‘台湾年轻人的未来应该在大陆’,那时我觉得他是想骗我过来编的借口,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他的目光看得远啊!”陈正信如是说。

本科一毕业,陈正信就到父亲的公司上班。3年后,眼看着儿子日渐成熟,无论生产还是行销都能够独当一面,陈吉昌放心地将亿松交给陈正信自主经营,自己则向外延伸事业版图。而陈正信也果然不负厚望,将在大学所学的专业知识充分运用,并结合台湾最新的产销模式,把生意越做越旺。巅峰时候,养殖场的存栏量超过4万头,陈正信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猪大户。

 

猪圈里瓜果飘香

畜禽养殖业虽然发展了地方经济,充分解决“菜篮子”问题,但同时也是农业污染大户。陈正信和父亲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不仅配套种植果树用以吸收猪圈臭味,还斥资数百万(人民币,下同)从台湾买了一套有机肥处理机械工具,经过处理的有机肥可以直接用于浇灌植株,实现污染的零排放。“当时环保局长参观完我们的猪圈,听完我介绍有机肥处理利用过程后说,如果人人都像我这样养猪,那么他这个环保局长就可以不用干了。这句话给了我很深的触动,觉得这些年来的辛苦没白费。”陈正信说。

然而,为了打造蓝天白云、绿水青山的宜居家园,仙游于2011年开始畜禽养殖污染全域整治。亿松的养猪场就建在木兰溪旁,属于禁养区范围内,被列为重点整治对象。陈正信在与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充分沟通后获知,养殖场拆除无法避免,便当机立断,积极响应政府号召,把最后一批猪卖了将养殖场关闭。陈正信向《台海》杂志记者坦言,虽然关闭养殖场心有不舍,但为了顾全大局,让第二故乡仙游的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决定。

拆除关闭养殖场差不多用了两年时间,在这过程中,陈正信积极思考企业转型之路。他发现大陆花卉市场潜力巨大,而原本他在养猪场就有配套种植中东海枣、加拿大海枣等诸多进口名贵观赏树,已掌握了许多苗木培育种植技术,何不利用现有的土地,大规模种植花果树木?陈正信的企业转型思路得到了仙游县工商、农业、环保等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在优惠政策的保驾护航和台创园管委会的贴心服务下,陈正信对企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几年间,他累积投资了上千万元用于高新技术农业综合开发,不断从台湾引进嘉宝果等热带名优植物。经过几年的精心培育,如今绝大部分引进植株已成功结果收获。曾经人人避之不及的猪圈,如今瓜果飘香。

 

从产地到餐桌

如今陈正信的农场中,还看得出当初猪圈的“遗迹”,迎接我们的则是嘉宝果、巴西樱桃、加拿大海枣、华棕、花奇木等众多优质植株。置身其中,仿佛来到了百果园。这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还要数20多万株嘉宝果树。

嘉宝果又名树葡萄,但其实属于桃金娘科,因果实长在树干上酷似葡萄,如宝石般晶莹,可当作景观树。陈正信告诉《台海》杂志记者,当初他前后共计引种了4万多株树葡萄,如今已经全部顺利结果。“嘉宝果算是‘懒人树’,不用施农药、对于土壤气候等种植条件要求也不苛刻,基本上培育成功后你就不用太管它了。”据他介绍,嘉宝果在仙游一年能够收获两季,分别是春夏之交和秋冬之交,去年亿松嘉宝果的产量一共是50多吨。

可别小看了这种“懒人树”,因为其品质优良,味似山竹,香似芭乐、凤梨,营养价值高,成为上海、海南、天津、南宁、成都等大陆各地水果商的“抢手货”,种植效益极为可观,果实1公斤就可以卖到200元。去年亿松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主营收入1200万元,其中大部分就是嘉宝果作出的贡献。除了鲜吃果实之外,嘉宝果还可以加工成水果酒、果汁、蜜饯等农产品。目前,陈正信已在果树种植之外引进加工技术精制成树葡萄酒、酵素、冰淇淋,并用果皮制作面膜等副产品,同时培育树葡萄苗木和其他观赏树,销往大江南北。

虽说现在陈正信把嘉宝果的生意经念得有声有色,但回想起刚刚转型种植的那几年,他也承认对未来发展之路没有必胜的把握。“为了美丽仙游的生态环保事业,我不得不经历转型的阵痛。但在自己的努力实践和政府的服务支持下,如今我可以很自豪地宣布,亿松已经稳健地走在发展生态经济的大路上。”他向记者透露,目前公司的营收,早已超过了当年养猪,且每年还在不断增长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收获事业成功的同时,陈正信还在仙游收获了家庭的幸福美满。在创业过程中,他与本地姑娘叶丽清喜结良缘,成为仙游女婿,如今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因为常年都在大陆工作生活,他笑称自己是“入赘的”。而在仙游当地,陈正信叶丽清这对相互扶持共同创业的陆台配已经成为了一段佳话。

目前,除了日常的生产管理销售,陈正信还积极与福建省农科院、母校福建农林大学等科研单位合作,研发全新的嘉宝果副产品,将其价值进行进一步的开发利用。采访临近尾声之际,陈正信说他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知足常乐。扎根大陆做农民,这份快乐可比当年翘课玩网游来得厚重和绵长。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