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高手云集掀起“茶壶里的风暴”

来源: 2019-05-31 17:00


2019年,台湾的政治发展和政治互动主轴,都是围绕2020年初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而展开,因此2019年也被舆论称为选举年。如今农历春节刚过,选战就首先在蓝绿不同阵营内部展开,党内初选的风暴开始酝酿。

2月27日,中国国民党2020“大选”的党内初选规则正式出炉,将回归党章维持现有比例,按照原本提名办法,由7成民调、3成党员投票决定人选。初选规则的确定,也代表着国民党正式备战2020的开始。而在此之前,已有朱立伦、王金平、张亚中、周锡玮公开宣布将投入争取党内提名参选,形成四强鼎立。现任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也表现出参选的意愿。

究竟,国民党的党内初选规则的出台,能否让此次的党内初选顺利进行?国民党大佬们的积极参选,又会为国民党2020“大选”带来怎样影响?对此,《台海》特邀两岸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国民党2020“大选”党内初选。

 

内部激烈竞争恐将影响2020选情

《台海》:请您简单评价国民党2020“大选”的党内初选规则?

倪永杰:这种初选规则是比较符合之前我们预估的结果,规则确定后,我们看到国民党大佬们也多纷纷表示支持,好像是一派祥和。但规则确定,并不能代表国民党的党内初选不会再有问题。如果,国民党能够通过初选推出最强人选,并很快弥平伤痕实现党内大团结,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机会就比较大;相反,如果初选推出的不是最强人选,反而伤害党内团结,甚至抵消“九合一”胜选带来的有利选情,国民党将是得不偿失。

苏嘉宏:新的规则决定民调与党员投票兼行,让民众和党员都有参与机会,这种方式是很好的。我觉得只要各个参选人都接受的办法就是好办法,让有意愿参选2020的参选人透过共同接受的初选机制产生人选,大家全力拥戴支持,这才是最重要的。

《台海》:您如何看国民党接下来的党内初选?

倪永杰:由于选情看涨,国民党诸多重量级人物有意参选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目前,已经正式表态参选的王金平、朱立伦,都是代表国民党角逐2020“大选”的有力竞争者。虽然现在吴敦义还未明确宣布参选,但他的一系列布局动作已经展现了参选的企图心。比如“九合一”选后他以党为名展开的“感恩之旅”,陆续安排自己亲信赴各县市谢票、拜会媒体;再比如推动国民党改组,营造中生代接班的“新气象”,就是为了表现虽然他还是“老人政治”,但他可以顺应所谓“世代交替”的新民意和求新求变的诉求。

不同的党内初选结果,对国民党在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的气势也必有不同影响,谁能在2020“大选”中代表国民党,备受各界关注。但目前,吴敦义、朱立伦、王金平三人各有优势和不足,难说谁能最后赢得党内初选。

新春伊始,国民党内部已经出现复杂选情,各个政治人物的人马已在奔走不停、四处施加影响力,形似“茶壶里的风暴”。目前来看,基本上国民党内已明确意图的参选人还是在旧有的“老人政治”的模式里运作,这些提名人基本都是之前的党内大佬,跟“九合一”选举中民众所释放出来的求新求变诉求,以及民主对非典型性政党人物的喜好和偏好有一定差距。所以国民党2020年的选情会不会像外界或国民党自己认为的那么高涨,还要画一个问号。这种党内竞争的复杂态势,很有可能会对国民党2020的选情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

苏嘉宏:国民党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大胜,使得台湾政坛的整体大环境对其相对有利,眼看有机会重返“执政”,党内“多个太阳”自然都摩拳擦掌、志在必得,纷纷跳出来表态要参选2020。与上一次“大选”时国民党气势低迷,大佬们纷纷闭口不谈参选相比,此次国民党在“大选”的初选阶段就势必相当激烈。因此,我们可以预估,比起民进党,国民党内的初选是非常有看头的。

 

国民党两岸路线要始终坚持“九二共识”

《台海》:在国民党党内初选规则确定后,党主席吴敦义在接受采访时又表示,征召的空间并非没有,也就是说之后国民党2020“大选”的候选人除了通过初选外,也可以通过征召来产生。吴敦义的这番话,也引起了国民党内部的争论。您觉得,吴敦义为何要做出这样的表态?

倪永杰:很明显,吴敦义是听到基层希望高雄市长韩国瑜出战2020的强烈声音后,才特意预留了这样的伏笔。只是这样的空间,有可能会引来更多争议,最大的问题,就是有可能重演上次“大选”时国民党内部发生的“换柱风波”,让国民党气势更伤,最终输掉选举。

苏嘉宏:吴敦义在党内初选规则确定后,为显慎重,罕见地亲自出面向媒体说明初选规则底定的过程,对于媒体询问未来是否存在“二阶段初选”或“征召”模糊空间,吴敦义强调,不会重演2015年提名后“突然被废掉”再重新征召的事件,也就是换柱事件。但吴敦义之后在受访时又表示,假如在很特殊情况下,也不能完全排除,不能一开始就讲要两阶段,也许99%不会发生,也许1%有机会也说不定。

吴敦义会这样说,我觉得,最主要是因为,目前国民党台面上表态参选2020的前主席朱立伦和前立法机构负责人王金平,两人民调皆大幅落后于韩国瑜,如果韩国瑜未能出战,恐怕会让外界觉得国民党应对2020是派出二军参选,对于党内的士气以及能否发挥母鸡带小鸡的效应都有疑虑。所以吴敦义在初选规则底定后,仍预留了空间,未把话讲死。这空间即是如果在七月党代表大会未通过提名人选前,由中常会修改初选规则特别办法,以征召方式迎来韩国瑜的出线,就和当年的换柱事件是不同程序,是符合国民党的游戏规则。

《台海》:近段时间,建议韩国瑜参选2020的呼声越来越大,但韩国瑜一直没有明确表态,其他明确参选的人也没有表现出要联合韩国瑜的迹象。对此,您怎么看?

倪永杰:韩国瑜现在风头正盛,有点像2008年马英九的气势,但国民党不能过度消耗韩国瑜的能量。现在很多人一起拱韩国瑜参选,是非常不理智的,首先要看看韩国瑜本人的意愿。如果韩国瑜有很大的参选意愿,那就无话可说,如果韩国瑜没有意愿,勉强拱他的结果,只能是制造国民党内部的矛盾。

我认为,与其拱韩国瑜参选2020,不如先让他在高雄好好发挥,起带头作用,把高雄当成火车头,串联整个南台湾,带动泛蓝执政的15个县市和大陆开展交流、行销合作,似乎更为稳健。

且国民党要胜选,最重要的是让民众有信心,现在氛围对国民党有利,民进党“执政”已经让民众失望,国民党要看得明白,到底是韩国瑜出来参选会赢,还是国民党大团结才会赢?如果大家都是觉得必须支持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的人出来就不支持,各路人马各唱各的调,国民党的选情仍有大危机。

苏嘉宏:从之前的许多关于2020选举的民调来看,韩国瑜大部分的民调结果都是持续领先,这也确实给了蓝营基层多一种选择,单纯从选择人选来看,这是好事,只不过韩国瑜如果参选的话,也有几个风险。首先,从高雄市民的角度看,韩国瑜刚刚当选市长,还没有在地方做出更为亮眼的成绩,就因为外在形势看好转战2020,他在高雄市民心中的形象可能因此受影响。其次,即使基层要让韩国瑜代表国民党出征,党内高层却不一定挺韩。国民党内已表态参选的朱立伦、王金平,和有明显参选意愿的现任党主席吴敦义。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因为韩国瑜有高人气而放弃参选,韩国瑜如果跳出来参选,彼此的竞合关系也许会出现不好的变化。

《台海》:每次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两岸议题都是众党派间攻守的焦点。您觉得国民党在备战2020时,应如何处理两岸关系的问题?

倪永杰:2018年“九合一”选举结果证明,台湾民众不再排斥“九二共识”,并赋予“九二共识”新的元素,就是“要经济少政治,要和平不要战争,台湾发大财”。进入2019年的新时期,“九二共识”其实已扩大到两岸经济性、社会性、大众民生的范围。因此,国民党应该始终坚持承认“九二共识”,承认一中原则,这样才能加强与大陆的对话合作,才能向台湾民众营造一种始终为民众利益着想的良好形象,在民进党处理台湾经济发展与两岸事务都一塌糊涂的情况下,先获得民众的认同,才能获得他们手上的选票。

苏嘉宏:长期以来,国民党在处理两岸关系上,都是要创造和平条件,追求和平愿景,而民进党在两岸关系问题上,给台湾民众带来的都是对抗冲突、战争危机、人民灾难,因此两党的两岸政策高下立判。当前,两岸和平互惠是两岸最大的民意,也是两岸人民的根本利益,换句话说,任何一个领导人若不能为台湾带来和平安定就不适合,这一点是国民党参选2020的优势。我认为,“九二共识”是处理国家统一前的两岸合理定位、发展、来往的基础,国民党有必要针对习近平总书记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重要讲话,提出《告两岸同胞书》,争取在两岸关系中的主导权与话语权。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