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金日制药(中国)有限公司总裁李冠华:爱家敬业泽天下

来源: 2019-05-31 17:16


“金日在手中,万事好成功。”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句广告语绝对是最为熟知的电视广告语之一。从1979年香港的一家小参行起家,到今天发展成为一家集制药、医疗、金融、贸易、房地产为一体的多元化集团公司,金日近40年的企业发展史,几乎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缩影。尤其是1983年在厦门市同安区建立金日制药有限公司(一厂),金日正式进入大陆市场,金日心源素等产品畅销大江南北。2011年后,金日集团成为福建省第一家获得直销牌照的企业,企业发展进入快车道,品牌美誉度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峰。毫不夸张地说,时至今日,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日。

金日之所以能在直销领域大展拳脚、后来居上、二次领跑,不得不归功于集团总裁李冠华非凡的眼界。几年前,正是他敏锐地判断到传统大卖场的增长前景有限,勇于创新开拓出直销之路,引领金日集团迎来了新纪元。这位外形俊朗、低调务实的80后少帅打出了接班以来最漂亮的一仗。

是怎样的成长环境塑造了他的企业家气质?敏锐的商业嗅觉是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培养?从小到大,父亲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是否发生了变化?……在厦门金日大厦10楼的总裁办公室,李冠华向我们讲述了他如何从一名衣食无忧的“富二代”成长为金日集团的当家人。

 

从基层车间工人做起

《台海》:外界一直很好奇您父亲创业经历,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

李冠华:我的父亲祖籍福建南安,后来因为家乡征地建设水库,便举家迁移到毗邻的厦门同安。他1岁时,我爷爷便到菲律宾做工,等爷爷回来时,父亲已经18岁了。1个月后,爷爷就因为积劳成疾过世。因为少年时期的家庭变故,父亲立志长大后成为一名医生,为人们减轻病痛。然而,在父亲上高一那年,“文革”开始了,他中断学业成为知青,读大学成为医学生的理想就此搁浅。

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也会为你再打开一扇窗。在父亲回乡后,乡亲们送他去参加乡村医生培训。此后他便在同安乡下当了3年的“赤脚医生”,直到1972年远赴香港打拼。

在香港,父亲从社会最底层的杂工做起,几年后凭借中医药知识基础到一家药铺当售货员,之后又和朋友合资开了小诊所,然后是开参行、创办金日……父亲这一路走来的创业历程,不仅是我们家族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金日集团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出生于1981年,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也是最幸福的一个。在我1岁的时候,也就是1982年,父亲赚到了他到香港后的第一桶金——100万港元。因此可以说我从小就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而我的哥哥姐姐他们小时候,家庭条件还很一般,童年相对于我就没有那么幸福了。

小时候父亲在我心中形象就是一个工作狂,可能一周都看不到几次。常常是我做完功课睡觉了,他还在公司加班没回来;我起床上学,他早已离家上班。后来我到公司做他助理,近距离观察他工作,才真正感受到他为了我们这个家、为了集团、为了社会付出了数十年如一日的勤勉努力。

《台海》:您大学学的是工商管理,这是家里的意思还是个人的选择?

李冠华:我在香港出生长大,中途随父母移民加拿大,而后又返回香港大学学习工商管理。其实我自己真正的兴趣是理工科,以前的理想是做个物理学家。但父亲很早就对我说:大学你想学什么就学什么,我不干涉。但总有一天你是要回家接班的。我心想,既然我早晚要回来接班,那何不学一门有助于今后打理公司大小事务的专业?于是自己选择学了工商管理。

毕业后不久,我便入职金日。但起初我并没有急于到管理层任职,而是选择从基层车间工人做起,然后到各个重要部门轮岗近一年,逐级体验公司每一层级岗位。因为我认为如果没有亲自做过基层的工作,不可能体会到工人的难处和每个层级的矛盾,日后在做管理决策时就很难有正确的判断。

当时金日集团主营还是西洋参、中药材的批发销售,工厂设在厦门同安。所以我等于是一入职就来到了厦门。十几年前的厦门和香港完全没有可比性,我住在同安,有时想吃个麦当劳都要开车到很远的地方。但我并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养尊处优、来这里享受生活的少爷。我知道自己进入金日的使命和责任。反而是我的同事们对我的身份很感兴趣,有次大家一起逛超市,我买了十块钱三双的袜子,第二天整个工厂的人都传遍了:原来“少东家”也会用这么廉价的东西啊!但于我而言,这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直销,潜力还有多大

《台海》:众所周知,金日是福建省第一家拿到直销牌照的企业。那么是什么原因让金日很早就将目光投放到直销领域呢?

李冠华:在同安的基层车间,我熟悉了中药材挑选、清洗、消毒烤干和粉碎的方法,学会了胶囊设备的操作,体验了配料提取的过程。这之后,为了尽快了解市场,我又只身一人到北京做销售工作。在北京的5个月时间里,和我朝夕相处的3位销售代表都是地道的北京人。我不仅学会了前线销售人员的工作如何操作,还大大提高了自己的普通话水平。

也就是在北京的这几个月,让我发现了传统大卖场销售的一些弊端。众所周知,金日保健品原先最主要的销售渠道是超市大卖场。在这块领域,经过多年耕耘,我们占据了很稳定的市场份额,堪称业界翘楚。然而在和大卖场商家沟通过程中,我却发现多年来其实我们双方一直处在一种不平等的状态——我们的产品摆上对方的货架,被认为是有求于人而不是平等的商业合作,对方可以毫无底线地漫天要价,厂商就要排着队“任人宰割”。

有次,某家大卖场市场部负责人联系我,说我们的产品摆上货架需要货梯,超市里没有,一个货梯2000块,一共需要5个,就是1万块。我说:不对啊,且不说超市怎么可能没有货梯,一个货梯怎么可能要2000块,就说并排在一起的货架,爬上去后触手可及,怎么会需要5个货梯呢?你这不是明摆着要敲诈我吗?对方回答得倒也痛快:没错,我就是要敲诈你。

经过那件事后,我深深地觉得传统大卖场的销售模式走不长远。原本应该平等的合作关系,却因为这样那样的潜规则而使厂商常年处于被动状态,对大卖场言听计从,这是很危险的事情。过去这种危险性被优秀的销售业绩所掩盖,然而进入21世纪后,人们对于绿色保健品和天然药物需求迅速升温,国际市场需求日益增加,绿色保健品和天然药物发展的海内外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不少国家以天然药物作为重要的战略产业,天然药物产业正面临着极为难得的发展机遇。我预感到内地保健品价格战将全面升级,金日很快就会面临大考,于是在进入管理层后,开始筹划发展直销板块的相关事宜。

2011年7月,金日获得国家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经营许可证,成为福建省最早获得直销牌照的企业。可以说第一步我们走在了别人前面,但如何把优势转为胜势,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台海》:请谈谈金日直销板块这些年来的发展情况。

李冠华:成为金日集团的总裁后,我从父亲手中全面接管直销板块。由于是从无到有,初期有很多的摸索阶段,不仅一线业务员在摸索用户市场,我也在摸索直销的规律。对比经销由点及面的迅速铺开,直销更多依赖于用户的口碑宣传,因此用户群体的发展初期会比较缓慢,但用户黏度却是经销所无法比拟的。当口碑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用户量的增长速度将会得到大幅提高。而在此之前,不可避免地要经历一段业绩缓慢增长的“阵痛期”。为了鼓舞士气,我多次深入基层,到市场一线为业务伙伴鼓劲,了解他们在实际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从公司层面尽可能为他们接下来的工作扫清障碍。

经过7年的发展,如今金日直销板块的业绩已经远远超过传统大卖场,这证明了我们这一步没有走错,值得所有金日人为之骄傲。除了销售数字的体现,金日直销板块还取得了一系列成绩:我们创立兼具直销与微商优势的微直销平台“金日e购”,与京东物流合作完成北京、沈阳、厦门和新疆仓配一体化服务,开通“金日直播平台”,借助供给侧改革实现产品创新,积极与时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互联网+”等概念和趋势融合,成功地在直销行业内形成了特有的“金日风格”。

我一直认为,直销是个充满活力与激情的行业,未来直销业的市场体量是不可限量的。资本纷纷涌至健康产业,而直销作为健康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实现飞跃式的发展,当然这也将带来越来越激烈的竞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们抱着如履薄冰的态度步步前行。诚然,直销行业目前的发展环境受到一些乱象困扰,但是我坚信直销行业的未来非常值得期待。

 

传承一份孝道与责任

《台海》:金日的企业文化是什么?是如何凝聚而成的?

李冠华:孝道与责任是金日公司永恒不变的企业文化,也是我父亲做人和经营企业的理念。父亲作为一名曾经的医者,后来的医药事业从业者,一直具有悲天悯人的情怀。而他这份善心善念的养成,是受了我奶奶的影响。

我奶奶是一位乐善好施的老人,即使是我父亲还没赚到钱之前,她也一直捐助比我们家更困难的人家。听我父亲说,他小时候如果有人来家里借钱,而家里无钱可借,奶奶就会难过得整晚都睡不着,仿佛自己亏欠了人家许多。后来,我父亲在香港挣到第一桶金时,赶上同安老家要修建学校。奶奶告诉父亲,你现在在香港站住脚了,也是有能力的人了,可不要忘本啊,村里建学校的事你要支持。

父亲忙不迭点头:那是应该的,我多出一点钱。

奶奶说:全出。

就这样,父亲钱还没捂热,就马上捐出几十万给老家修建学校。对于事业刚见起色的他来说,这其实是需要下很大决心的。然而,就是因为有一份孝道与责任在,他没有二话,慷慨解囊。

生活中,我父亲是一个非常俭朴的人。衣食住行,怎么简单怎么来。在我年少不懂事的时候,曾经为此感到很不理解,因为觉得家里又不是没有条件,何必那样委屈自己。长大后才发现,勤俭节约、乐善好施是我们家族宝贵的精神财富。我平时的生活消费也比较简约,是受到了父亲的消费观影响。

物质带给人的满足感只是短暂的,让企业家真正感到满足的应该是在整个社会自我价值的体现,是社会责任感。

《台海》:在金日公司层面又是如何践行“孝道与责任”的呢?

李冠华:这些年来,金日出资捐建了金日希望小学、明树医疗中心、金日少儿图书馆等机构,策划了金日心脑保健健康万里行等活动,充分展示了金日集团不忘初心、知行合一的企业精神。这份不忘桑梓的社会事业责任心得到了习近平、李瑞环、万里、杨成武、王光英、王兆国、钱伟长、万国权、王汉斌、程思远、吴阶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肯定和赞扬。

尤其是2012年金日心慈善基金的成立,是金日慈善事业新的里程碑,标志着金日更系统、更规模、更专业地帮扶关爱弱势群体。从帮扶福建闽西上杭留守儿童的第一个项目开始,心慈善基金已帮助数以万计有需要帮助的人。今天,金日心慈善基金立足中国辐射全球,秉承爱家、敬业、泽天下的使命,将“心生光芒·温暖世界”的慈善理念口口相传,呼唤爱心,滋润每一亩干涸的心田,吹绿了每一处“寒冬”。

因为从小家庭的耳濡目染,做慈善于我而言就像工作、穿衣吃饭那样是必须要做的事。从毕业后领到第一个月薪水起,便开始在香港宣明会助养孤儿。最多的时候,我曾经同时助养6个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孩子。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多慷慨的大慈善家,我只是在用行动践行“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

除了在金日的职务,我还有一系列社会职务,比如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厦门市政协委员、厦门市外商协会副会长等。这些职务代表了党和国家对我的信任,我很感激。鉴于当今两岸的紧张局势,我曾提案希望成立厦门、台湾青年企业家的协会,增强厦门和台湾二代企业家的交流,以促进两岸同胞的感情,推动两岸经济的发展。今后我也会更多地为两岸交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今天的金日,已将孝道与责任内化为企业DNA。秉承“诚信为本”的核心价值观,金日在产品质量、标准执行、优质服务等领域不断给自己创立发展的高标尺,屡获行业嘉奖,为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树立典范。随着时代的发展,市场和消费者对产品的需求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对品质和服务的要求越来越高。未来金日在产品和市场布局上会更加注重细分化,在细分领域做专做大做强,依托健康事业来诠释“爱家、敬业、泽天下”的孝道精神。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