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那儿那人

来源: 2019-07-29 13:56


文/《台海》杂志主编 年月
对翔安的印象,我始终绕不过小嶝。
对小嶝的向往,可以追溯到一二十年前,甚至更久。这个只有0.86平方公里的小岛,因为与金门“相杀相爱”的关系,不只名载史册,而且也常是岛外平头百姓心生登岛一览的所在。我也是对它怀揣梦想的其中一个。
这与洪秀枞的英雄事迹有关。在金门炮战中,23岁的小嶝乡女乡长洪秀枞率领民兵积极支援炮战,并取得赫赫战功,其中包括在炮火连天中向我军阵地运送炮弹3.6万箱、枕木8万余根、石头190多万立方米这样的壮举。无独有偶,我的家乡,龙海港尾浯屿岛上,也出了位女英雄,民兵营长林水仙,事迹与洪秀枞很是相似,所以,当人们说起电影《海霞》的原型就是洪秀枞时,我的乡人就会不服气:“我们水仙也是!”
直到四年前,我才第一次登岛,到小嶝驻村写作。迎接我的是女村支书邱碧月,我虽然无缘见到洪秀枞,而且在完全不同的两岸时空背景下,邱书记肩上挑的担子也迥异于洪乡长的那一副,但在邱碧月身上,我似乎还是看到了海霞的影子,干练、豪爽,还有热忱。她带我走村串户,时不时与布满累累弹孔的红砖厝遭遇,这时我便会错觉自己身处金门。我到金门驻村的时候比到小嶝早至少六年,对金门的民俗风情之迷恋早已深入我的骨髓。对于金门炮战留下的历史遗产,金门活化得更早些,而当我到小嶝时,小嶝也正学习金门,活化炮战遗址,发展旅游业。而在不远处,厦门新机场正在兴建,我站在海边,心想,它将会如何改变小嶝的命运呢?
我住在村民邱才能家。老邱是个经营能手,既当导游,又办民宿,还做点小买卖——帮小嶝之外的人快递小嶝特产,如紫菜、海带。他为人热情、淳朴,又灵活。月圆之夜,他带我到村民家做客,村民高兴地打开了金门高粱,酒香四溢。对着皎洁月光,我们把酒言欢。
我走进一个村,喜欢追溯到它的源头,正如我走近一个人,喜欢回到他的童年一样。
邱碧月、邱才能,小嶝人是不是以邱姓为主?的确如此。我在小嶝时,还常被问及“你到过邱葵故居了吗”从村人迫切的眼神中,我明了“邱葵”一定是小嶝绕不过的。所以,打开邱葵故居,一定是打开历史的一扇门。
未及故居,邱葵的故事就源源不断而来。村民争相口耳相传,乡贤不吝展示资料。待到推开故居大门时,只见这位七百多年前的厦金理学大儒,走出画像,鲜活起来。
出生于1243年的晋江人邱葵,在宋朝灭亡后,为行抗元之志,两次拒绝元朝皇帝高官厚禄的诱惑,隐居到了小嶝钟山,专心治学。邱葵拒当元朝的官,对于元朝政坛是否损失巨大,不得而知,但对于厦金民众而言,却是莫大的福分,因为从此后,邱葵游学于厦金两地,播撒理学种子,对于金门更有开化作用。
行走于厦金两岸,邱葵个人人生经历也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邱葵第二任妻子就是金门后崎人,此前,他与原配已生有三个儿子。有一年,当他带着二儿子邱俗到金门避难时,便把邱俗留在了金门,同时把与金门人氏所生的四子邱信带回小嶝。这样,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小嶝人邱俗成了金门邱氏祖,金门人邱信成了小嶝岛分支始祖。
两岸民众凭吊邱葵,在小嶝岛与角屿之间,找到了一块钓鱼石,上面刻有“钓矾”及“钓台之钓,心岂在鱼也”之字,而在离钓鱼石不远的钟山南麓的菜园里,也发现了一块石碑,上书“乐丘”及“乐丘之乐,志其犹龙乎”。据考证均为邱葵活动遗址与手迹,其心迹与追求,十分明了。
小嶝人也诉说了他们的遗憾——至今都没能找到邱葵的墓地。邱葵逝世于1332年的秋天,享年九十。他临终遗言不修坟墓,几百年来,后人都不晓得他的埋身之所,哪怕1958年,“宋隐士丘钓矾公之墓”被发掘出来,只见里面有好几筐的书籍,但依然未见其棺椁。
说不定他漂流于厦金海域?那是他数十年往来踏波的潮流!但细思量,他埋身于何处,似乎已不重要。
邱葵故居,邱葵一天也没住过,因为它是在邱葵去世几百年后才建成的。这座红砖古厝里供奉着邱葵及邱氏列祖列宗,所以,严格来讲,它应被称为邱氏宗祠。但小嶝人不理学者专家的纠正,固执地叫着“邱葵故居”。台湾本岛、金门澎湖的邱氏宗亲,返乡谒祖,总流连忘返,似乎一砖一瓦、一桌一椅都留有邱葵余温。
厦金海域,天风海涛间,不管是历史大儒,还是炮战英难,或是贩夫走卒,同频共振让他们穿越时空来相会……小嶝不小!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