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高雄市长补选 将致蓝绿白势力再消长

来源: 2020-11-16 17:50

高雄市长补选将于8月15日正式登场,岛内三大政党纷纷推出了自己的候选人。从左至右分别为国民党籍候选人李眉蓁,民进党籍候选人陈其迈,民众党籍候选人吴益政。


今年6月6日,韩国瑜被绿营强力催出的近94万张票罢免,结束500多天的高雄市长任期,创下台湾政治史上首名“直辖市长”被罢免的纪录。从两年多前快速崛起,掀起“韩流”席卷全台湾,到被以刚当选便“落跑”参选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为由而被“罢免”,“政坛明星”韩国瑜绽放短暂光芒便瞬间陨落,留下高雄市长补选残局。由于韩国瑜决定不上诉,高雄市长补选将在3个月后举行,奈何民进党当局“偷吃步”,挟持行政优势,将补选时程压缩到两个月之内,补选确定将于8月15日正式登场。高雄市长补选一役,置于台湾政治生态和大环境氛围之下,虽悬念已不大,但其补选结果可能引发的后续效应,却不容小觑。

 

一强两弱“不对称作战”  

目前,蓝绿白三方均已各自确定补选参选人。民进党由2018年底代表该党参选,却以15万票差距败给韩国瑜的陈其迈再次出征。国民党则由同样是“政二代”,今年41岁的高雄市议员李眉蓁披挂上阵,而民众党也来“参一咖”,该党并未由先前外界热议的,已将户口迁至高雄的党籍“立委”蔡壁如参与角逐,而是征召原本在2018年便准备参选高雄市长后退选的亲民党籍高雄市议员吴益政加入战局。

对于蓝绿白三方参选人就定位,台湾媒体将之描述成“三脚督”,也就是形成“三足鼎立”局面。在笔者看来,就目前实力而言,这并非准确说法。虽然,拥有亲民党籍,最近同时加入民众党的高雄市议员吴益政,已连任5届高雄市议员,整体问政质量与态度被台湾岛内民间团体赋予较高评价。但与长期耕耘高雄,曾在高雄选区当选多届民进党“立委”,一度代理过高雄市长的陈其迈相比,二者的“政治能量”恐非一个量级。高雄向来被视为民进党的“大票仓”,当地选民结构总体而言依然呈现“绿大于蓝”的局面。吴益政如今依靠民众党试图在高雄闯出新路,就目前的形势来看,难度并不小。毕竟,民众党之前仅凭借柯文哲的“个人魅力”在高雄拥有一定知名度,获得不少年轻族群青睐,但未曾在当地进行扎根和深入经营。

而陈其迈事实上在2018年底的高雄市长选举中早已开启选举模式,加上败给韩国瑜后,被民进党当局延揽担任台湾行政机构副负责人之时,也将重心放在高雄。也就是说,在高雄市长“赛局”中,陈其迈早已“先行起跑”,再加上民进党当局将原本3个月的补选时程,压缩到2个月,无疑会让其他两名参选人更加被动。

吴益政在2018年宣布参选高雄市长,可以说炒话题、蹭热度的成分居多。当年,他召开参选记者会时,笔者正好也在现场。当时吴益政在现场的相关说法,暗示他自己未必会参选到底。而今虽有民众党力挺,但持平而论,以吴益政目前的实力和影响力,尚不足与陈其迈比肩。吴益政即是如此,更遑论国民党征召的李眉蓁。李眉蓁虽是高雄在地人,也已连任3届高雄市议员,其父李荣宗也曾当选市议员,人脉与资源横跨蓝绿。然而,李眉蓁目前的知名度并未打开,不少高雄民众还不知她是何许人也。

蓝绿白目前的这一“不对称作战”局面,也反映在看好度上。根据台湾“未来事件交易所”6月30日的数据显示,陈其迈的当选预测市场最新价格为98元,而吴益政及李眉蓁分别只有1元。看来在为时甚短的补选时间之内,吴李二人要扭转不利局面只能快马加鞭了。

 

民众党或“稳赚不赔”

先前,在绿营发动的罢免韩国瑜运动中,诸如“Wecare高雄”和“公民割草行动”等主导团体事实上均有浓厚的民进党背景,与民进党特定派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在6月6日罢免投票日前夕,民进党中央直接撕下“遮羞布”,党主席蔡英文“亲上火线”,下达“罢韩”动员令,全力“狙杀”韩国瑜。更进一步地说,“罢韩”行动是台湾2020“大选”的“加时赛”。然而,国民党中央及韩国瑜本人严重错估形势,进行了“消极抵抗”,并未强力动员蓝营支持者“应战”,最终韩国瑜被以近94万高票拉下马。韩国瑜的“提前毕业”,预示着高雄的政治生态已基本再次回复到偏绿的状态,短暂的“蓝天再现”终究让位于“青青草原”,“高雄发大财”的口号未能真正冲破意识形态的牢笼,扎根高雄民众心中。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原本在高雄就羸弱不堪的国民党,无疑是遭到了“暴击”。尽管不少党籍人士纷纷请缨出战,试图“再定军山”,然而举目望去皆非可以一战之良才。最终国民党将“关爱眼神”投向了“青壮世代”的李眉蓁。在地、年轻,可吸引“中间选民”,成为了她出线的“最大公约数”。不过,国民党这一布局也无奈地预示着“志不在当选”,而在于“播下希望的火种”。因此,避免国民党在高雄陷入“泡沫化”危机和崩盘险境,在笔者看来,无疑是国民党这次补选最大的考量。

而柯文哲的民众党其出发点可能就有点“邪恶”了。他们这次“捡现成的”,直接征召亲民党籍的吴益政参选,并且让柯文哲亲信蔡璧如担任吴益政的竞选总干事,打出“第三种选择”口号,诉求“告别蓝绿轮流执政、轮流做庄”。显然试图复制2014年柯文哲参选台北市长的政治诉求选战模式。不过,高雄并非台北,二者选民的特质存在较大差异,“第三种选择”未必能有多大的功效。既然如此为何民众党还会如此“天真”呢?此次补选是民众党在高雄的选举试水,若能挤下国民党,拿下“老二地位”其实便算赢,并且可为接下来的“立委”或市议员补选进行“投石问路”。若是国民党在高雄沦为“老三”,那么恐怕难以止住“跳船潮”的发生,民众党不排除会乘机再次“捡现成”,招降纳叛“掏空”国民党在高雄的根基而壮大己方。由此看来,原本在高雄无根基的民众党投入此次补选基本“稳赚不赔”。

 

联合“次要敌人”或击退“第三者”?

从民众党对此次高雄补选策略来看,一般认为他们志在抢“老二”,这对于国民党而言已是“现实威胁”。先前一度传出,民众党有意与国民党展开“蓝白合作”,共同对抗民进党。不过,国民党数度表态将自提人选,担心被民众党“吃豆腐”,甚至因携手合作而养虎为患,仅有政治势力与资源被鲸吞蚕食。如今,蓝白已各自推出参选人,这也意味着台面上的合作已宣布破局。面对柯文哲的民众党以及民进党的双面夹击,国民党目前的处境已经不能更差。若这次补选再次惨败,也就是沦为“老三”,国民党在高雄极有可能将面临崩盘危机,也将危及现任国民党主席江启臣的政治领导权威。台湾媒体爆料称,国民党党务人士认为,2014年由前高雄县长杨秋兴代表国民党参选得票率30.89%已是触底,这是“江启臣防线”,如果此次补选比其更低,那么作为党主席的江启臣,其声望必将遭到重创。

对于国民党的窘境,为了避免国民党“选到垫底”,台湾媒体甚至传出,国民党前主席朱立伦提议“南北串连先打压民众党,再全力进攻民进党”。据称,朱立伦的策略是国民党集中力量攻击柯文哲在台北的市政弱点。对这一消息,笔者认为不太符合台湾政坛“相对弱者”争先攻击“第一名”,来拉抬“自身身价”的惯常操作。若国民党不是正面对抗民进党,而是事先压制民众党,那岂不是“为虎作伥”?毕竟民进党才是国民党的“首要敌人”。

不过,另一方面,随着选战时程的推进。在三方角逐的局面当中,一般情况之下,参选人为了将选票极大化,从而压制最强者,往往会操作“弃保效应”。由此,国民党及民众党的参选人在选举日期日益临近之际,号召反对民进党的选民将票都集中投给自己,这种戏码很有可能会上演。并且,各自的支持者也可能会依据选情变化,自行进行“弃保”。

 

指标人物对高雄选情影响几何?

在此次高雄市长补选过程中,较具指标意义的人物如陈菊、蔡英文以及柯文哲和韩国瑜等人对选情都将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比如,高雄市长出身的陈菊,其被蔡英文提名担任台湾监察机构负责人的人事案,近期成为蓝白攻击的主要标的。国民党及民众党均强力猛攻陈菊接掌台湾监察机构是“球员兼裁判”,质疑陈菊“弊案缠身”,在担任高雄市长的12年任期内,高雄有58个案件。同时,2014挪用高雄“气爆案”灾难捐款也被监察机构纠正,等等。民众党包括蔡璧如及党主席柯文哲等人均对此进行了批判,而国民党更是一度破门攻占台湾立法机构的“议场”,要求撤换陈菊。由于陈菊与高雄有深厚的联结关系,蓝白强力“围剿”,势必会达到影响民进党高雄选情的功效。

陈菊的提名人蔡英文近期出面力挺陈其迈,于6月28日表态要当陈的后盾,等于再次与陈其迈进行了“捆绑”。因此“一损俱损”,若蔡英文在接下来突发重挫民调的事件,陈其迈势必会被“殃及池鱼”。6月22日,亲绿机构“台湾民意基金会”发布民调结果显示,尽管蔡英文的满意度有60%,但与5月相比,已大幅下滑了10%,而民进党的支持度也下跌了13%。“台湾民意基金会”执行长游盈隆直言“民进党开始被打回原形了”。该机构更是认为,高雄市长补选民进党也并非“躺着就赢”。

而柯文哲让“心腹大将”蔡璧如出手力拱民众党征召参选的吴益政,吴等于代表柯文哲在高雄“插旗”,加上柯文哲出面力挺吴益政,也等同相互“捆绑”,因此柯文哲在高雄年轻人当中的支持程度势必也会或多或少影响吴益政的被认同乃至支持度的拉抬。至于被罢免的韩国瑜对于国民党高雄市长补选参选人李眉蓁到底是加分还是减分?近期李眉蓁团队表示不排除邀约韩国瑜站台,不过这其实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可打出“为韩国瑜讨公道”,凝聚国民党支持者及“韩粉”,但另一方面则可能会更加排挤当时对“罢韩”投下同意票的近94万人。毕竟这94万人当中未必都是民进党的传统支持者。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