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1999年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开业

来源: 2019-01-22 10:37

小市场  大舞台

1999年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开业

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曾经表示,对台小额贸易是两岸贸易的有益补充,长期以来对推动两岸的直接通商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当前,对台小额贸易因其快速、便捷的特点,在促进两岸农产品贸易,服务大陆台资企业生产经营,便利两岸基层民众交往等方面仍然发挥着独特和积极的作用。

作为对台前沿阵地,厦门也是大陆重要的对台贸易口岸和台商投资密集区域,承担着两岸经贸合作和各项交流交往的重大使命。自然,对台小额贸易也是厦门着力发展的重点。

在厦门市大嶝岛上,就有这样一个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它曾是祖国大陆第一个面对台湾的民间商品交易市场,经营着台湾和大陆生产的各式小商品,有人形象地称之为“两岸大超市”。

 

为疏导海上民间贸易有序发展而建设

厦门大嶝三岛距台湾金门一水之遥,最近处只有1823米,从大嶝坐小船,曾有人说,摇橹1004下就可以到达金门。两地鸡犬之声相闻,举目可见行人。由于特殊的地理关系,长期以来两地民间往来密切,海上贸易从没中断过。金门是个孤岛,所有的生产生活必需品都是从台湾本岛运过来的,不仅不方便,而且价格很贵。大陆这边地处当时的同安县,农副产品特别丰富。加之金门长期实行战地政务实验,造成了当地物资匮乏,这就使送到金门岛上的大陆商品,特别受到金门百姓的喜爱。即使是在两岸对峙时期,台湾当局采取各种方式阻隔封锁,两地渔民仍然用渔船、小舢板载着货物到海峡中线交易。

大陆改革开放以后,两岸关系趋于缓和,两岸小商品贸易开始活跃起来。尤其是1979年全国人大《告台湾同胞书》发表和国防部宣布停止炮击金门以后,这种海上民间贸易活动蓬勃地发展起来,成为联系两岸同胞交往的纽带。

这种海上民间贸易,一方面极大地丰富了两地人民的生活,增进了相互了解,加深了感情交流,而另一方面,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原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洪契回忆说,“当时这种交易基本上是在海上的中界线进行,属于真空地带,交易过程中经常会产生纠纷,打架,但没人能管。我们有些渔民用小舢板有时会带着货物靠到金门那边滩涂出售,台湾海上巡逻队就出来抓,我们的渔民被抓被扣的情况时有发生。那边要抓,这边要跑,经常会发生一些意外事故。还有就是因为没人管,贸易中也会出现一些违禁品限制品。”

面对两岸海上民间贸易日益升温,大陆方面并不像台湾当局一样对海上贸易进行封堵,而是采取了推动两岸民间贸易健康发展的疏导政策。1998年,经国务院办公厅和中央军委办公厅批准,厦门市启动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建设项目。1999年,市场建设完毕,从此登上了历史舞台。



给当地居民带来直接利益

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允许经营的台湾商品主要有:粮油食品、土产畜产、纺织服装、工艺品、轻工业品、医药品等六大类。交易市场制定了一系列对台贸易的特殊优惠政策。洪契向记者介绍,之所以叫小额贸易,就是指商品进出有10万美金和1000元人民币的额度限制。为了保证市场秩序规范有序,也为了方便台湾商品更加顺利地进出市场,厦门市委市政府还专门派出机构进行日常监管。

交易市场自1999年5月1日开业以来,大陆各省、市名优商品、土特产汇集于此,台湾的食品、烟酒、小五金、化妆品及小电器随处可见,深受游客欢迎。对台小额贸易市场的建立,促进了海峡两岸民间贸易的发展,也给大嶝三岛的百姓带来直接的利益,不仅带动了大嶝旅游、服务、餐饮等第三产业的发展,也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售货、运货等市场运营的工作有60%是当地百姓在做。谈到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带来的实惠,很早就在市场里开设商行的张志妙深有体会,“最重要的是经济收入增加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以前住平房,现在都住两层、三层楼房了。从前住着百来坪的房子,现在住三百来坪的房子。以前用脚踏车,现在都买小汽车了。”

同时,岛上从事贸易的台湾同胞也通过这个市场加深了对祖国大陆的了解。洪契对此深有感触,“很多台湾同胞通过亲自接触,感到大陆的对台政策非常开放,非常务实,非常为两岸人民的利益着想。特别很多金门的同胞过来讲,如果没有大嶝市场的设立,就没有离岛建设条例的诞生。也正是看到到我们很多开放的政策,台湾同胞不断给台湾当局施加压力,才有了后来的‘小三通’。”

到了2007年10月,厦门制定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关于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管理办法》,新实施的管理办法规定,台湾产香烟可以顺利进入这个市场;每人每日免税携带出市场的台湾商品价值从原先的1000元人民币提高到3000元人民币,其中可以包括4条以内的香烟和4瓶酒精浓度在12度以上的酒类商品。

厦门两岸小额贸易商会会长张志团对记者说,当时,大嶝市场的老板、供货商和消费者对出台和实施这一政策都感到非常高兴。新政策满足了消费者的购物需求,很多在闽南地区投资的台商可以大单买进自己喜欢用的台湾商品。


 


面对内外危机力挽狂澜

然而,大嶝市场的经营也并非一帆风顺的,其中,也有过不少的挫折。

对此,洪契表示,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的建立为两岸的民间贸易提供了更加安全和便捷的平台,使得冒着风险到海上进行交易成为历史。然而,市场虽然建立起来了,却受到了台湾当局的冷遇。

“大嶝市场仅仅开业半年,就碰上了严重的危机。”洪契说,“市场开业设立以后,受李登辉的戒急用忍和‘两国论’影响,台湾当局严加封锁,人、物和航线都基本不通,所以台湾的船舶台湾的货物没有办法过来。作为一个交易市场,货物不通怎么交易啊?所以在2003年之前,整个货物是靠海上接舶的方式。”

洪契向记者介绍,当时,从台湾方面运过来的货物,要约定在公海利用第三方船来转接,对方运货到公海后,我们这边再派船过去接货。所以,要组织一批货源进入市场都非常难,也非常危险。台湾方面的种种掣肘使得交易市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有市场没货物”的尴尬境地。另外,货物转来转去,运费几乎占了货物价值总量的三分之一。时间又很长,从货物的统计、申报到真正的运达市场,至少要一个月时间。“可以说,难度大、风险大、成本高、时间长,综合各种因素,基本上把大嶝市场免税的优势都抵消掉了。”

再加上1999年,大嶝岛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旅游资源,战地观光园当时规模也小,不像现在这么火。加上出入大嶝岛都困难,根本没什么游客到市场。各种因素的冲击,使得大嶝市场经营状况不好,店家一批一批地关门。

洪契说:“这个情况大约持续了三至十年的时间,2003年以后,迫于两岸民意的压力,台湾当局渐渐地开放了台轮停靠大陆的政策,情况才得到改观。”

到了2004年,市场的经营情况算是稳定了,可假货泛滥的问题又开始了。“因为大嶝市场主要特色就是台湾免税商品,商品有假,对市场发展的冲击很大。”洪契介绍,当时市场主要有两类商品,一类是台湾商品,第二类就是仿名牌的产品,比如贴牌的箱包、手表等。对于第二类商品的存在,大嶝市场管委会每次都是分期分批地进行整顿打击。比如假冒LV等名牌的皮包,一次打击一个品牌,不断净化。对商家的处罚也是非常严厉,慢慢地促使市场不断地规范起来。

到后来,不仅市场发生了转型,商品结构也发生了转型。就拿箱包来说,由起初的仿冒名牌,慢慢演变成创新款式自创品牌,这样也就规避了商标侵权问题。商家经营模式也在传统模式上有了改变,基本上都是借鉴名牌款式的创新找工厂批量定制。因此,大嶝市场的箱包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和款式特色。


争取政策促华丽转身

随着大嶝市场的不断发展,到了2007年,不少人开始呼吁对大嶝市场进行改扩建。

关于扩建问题,洪契介绍说,从2007年开始,大嶝市场繁荣、生意火爆,码头都爆满了,很多台轮要来码头停靠都得排长队;还有就是仓库也爆满了,有货物到来,仓库也不够用了;市场上的商家也爆满,店面也不够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起初建设的店面基本都是简易搭盖,低成本运行,有效使用期限只有10年,到2007年已经使用8年,也即将到达期限,所以也必须要改扩建,不然都成为危房了。其次,大嶝市场基于简易搭盖、低成本运行,依形势发展而建设,中央批准的市场面积实际只开发建设了十分之一,而且许多需要配套的功能尚未投资建设。

但是,在改扩建的问题上,出现了不同的声音,迟迟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想任其自由发展又觉得不负责任,因为大嶝市场毕竟是全国唯一的对台市场,还是国务院办公厅和中央军委办公厅批准的,作为全国唯一的对台免税市场,备受全国瞩目,况且海南、广东等很多省份和地市都在申请,但中央都没有批准。“我记得当时参加过多次大嶝市场改扩建研讨会,都一致认为必须对大嶝市场进行改扩建,但是一直没有形成具体的决策。一直到2008年整个事情才出现了转机,在省委四个专题调研会议上,由省领导带队专门到大嶝市场来调研,我们还专门作了一个15分钟的汇报。时任市委书记的何立峰当时就拍板要求加快对大嶝市场进行改扩建,于是,市场改扩建的序幕开启了。”洪契回忆说。

2011年9月,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改扩建工程首期——大嶝小镇·台湾免税公园开业。海关、检验检疫等单位创新监管、检验模式,不断靠前服务,大陆首个对台小额贸易商品交易市场华丽转身。



市场虽小作用很大

在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工作了10多年的时间,洪契见证了市场的诞生、震荡与繁荣。提及这个应运两岸关系变化而生的市场,洪契表示,大嶝市场从设立,到稳定,到快速发展,基本上实现了当初设立的初衷。他从以下三点谈了体会。

“第一,在宣传对台政策方面,它是一个重要的阵地。”在当时三不通的情况下,很多台湾同胞对大陆的发展和政策都完全不知。大嶝市场设立之后,很多台湾同胞就通过大嶝市场了解我们的对台开放政策,这与他们在台湾本岛听到的关于大陆政策的介绍,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在大嶝市场,台湾同胞就亲身感受到大陆对台的开放包容政策。同时,对两岸“三通”起到促进作用。在当时的情况下,只有大嶝市场才有台轮的货运停靠,也只有大嶝市场才有台湾商品的贸易。最后,随着交流的进一步发展,台湾方面也最终同意我们大陆的两艘货轮“长安”号和“长发”号停靠在金门码头,专门运载建材和农副产品过去。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岸的关系也逐步缓和,大嶝市场和金门方面的贸易通航也逐渐辐射延伸开了,有力地促进了两岸“小三通”的发展,也为直接“三通”开了先河,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第二,在规范厦金海域无序的民间贸易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大嶝市场设立以后,以往这种海上民间贸易和走私行为基本得到了消除。这从社会效益来说,还是非常明显的。

“第三,从经济效益上来看,对大嶝经济的发展和繁荣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大嶝近十几年的发展,跟大嶝市场的存在是分不开的,大嶝市场的带动效应在助推着大嶝经济的发展。除了大嶝以外,对于整个厦门的旅游业来说,大嶝市场也同样有着带动效应,凡是到厦门旅游的游客,基本上都会来大嶝市场旅游购物。

采访中,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唐永红也表示,未来小额贸易可以逐步走向自由贸易,进而再向自由经济区发展。“从小额贸易走向自由贸易,大陆地方提供了更加开放的政策,台湾在这个地方建立自由经贸区,边境化政策不仅适用大陆,而且适用所有在这个地方进行投资贸易的经济体或者商人。如果这么做的话,不仅在自由化、便利化、参与全球进程化方面可以更进一步,最主要还可以便利于两岸之间经济整合。未来不仅要自由贸易,还要做到自由投资,使这个区域在全球市场中更具竞争力。向这个方向发展,不仅有利于自由贸易区自身发展,而且有利于自由贸易区发挥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

台商郑光佑7年前来到厦门,现在大嶝小镇经营珠宝生意,也非常看好这里的前景。他说,大嶝市场的生意受电商及新消费习惯等的影响没有以前好做了,但大嶝是厦金的桥头堡,随着翔安大嶝机场的建设以及一系列公路、轨道等交通的规划建设给大嶝岛带来了重新想象的大空间,大嶝小镇会越来越繁荣,台商要逆“势”而上。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觉得大嶝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既然定位是免税市场,就一定要保留它的特色和优势。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要让老百姓真正得益。投资要保本,商家可以赚一点钱,但真正利益的落脚点要落在老百姓身上,这才是真正的免税市场。”采访的最后,洪契表示,希望将来有一天,如果你想看到在祖国大陆最齐全的台湾日用消费品,就到我们厦门的大嶝岛!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