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金门酒厂(厦门)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应雄:厦金大桥是金门必走的路

来源: 2019-12-31 16:33

作为金门酒厂(厦门)贸易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金门县曾经的民意代表,我有幸在金门、厦门两地工作、生活,它们都是我的家,所以我对金门和厦门的经济发展、人文环境等有着较为直观的体会。多年来,我见证了厦金两地的发展变化,这当中产生的一些差异和问题引起我的思索,让我觉得厦金未来的合作是发展的必然,建设厦金大桥也是金门必走的路。


见证两岸交流的步步推进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从事的都是旅行社的工作,当时我的总公司是在高雄。从1998年开始,我每个月都会被派往厦门,往返于两地之间。
在旅行社从业的过程当中,我带了许多让我印象深刻的团,也成为了两岸交流历史的见证者。2000年11月29日,金门县副县长和议长等组团就厦门金门“小三通”事宜到厦门与当地政府作首轮接触,当时我接了这个团,并亲自带着他们前往厦门,还发生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当年金门县政府方面的负责人叫张国土,厦门市台办接机的负责人叫张保卫,“保卫”、“国土”第一次见面,开启了一段“美好姻缘”。这让我觉得金门和厦门之间是颇为有缘的,我感觉未来两岸交流应该会更密切,金门和厦门也会做更多的联结,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没有错。
2001年1月2日,厦金“小三通”首航,金门县县长陈水在、“立委”李炷烽准备搭乘首航的班轮,我跟李炷烽同属于新党,平时也会协助他去做一些工作,于是我就和他一起搭乘了轮船,荣幸地成为了历史的见证者。后来,我还带过金门李氏宗亲回大陆祖籍地祭祖、金门代表团赴北京参加汽车拉力赛等旅行团,这些旅行团都是采取专案申请的方式组团,通过厦金航线往返。到了2001年的3、4月份,申请专案往来的两岸民间交流活动越来越多,要求简化审批手续、增加班轮的呼声越来越高。
2002年,我参选了金门县的县议员,很幸运地当选了。从2002年2月1日开始,我就开始担任金门县的民意代表,当时在我心里,我最关注的就是两岸议题,我也期待凭借自己的能力去推动两岸的交流。刚刚我也提到,之前两岸民间交流都是采取专案的方式进行,要一个航班一个航班申请,过程是非常繁琐的,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作为民意代表,跟金门县长和“立委”就有了一个对话的窗口,通过金马地区的两岸交流协会和大陆进行了一些沟通。因为当时蔡英文还是台湾方面陆委会主委,所以我们基本都是通过民间组织的形态去和大陆沟通。在双方的努力下,渐渐地,“小三通”从个案审批、团进团出,到定期班轮、通案管理,再到每周二五七开航,航班数量不断增加,给两岸民众带来了诸多便捷。我跟随着这个历程走过来,看到两岸交流的步步推进,心中觉得既感慨又欢喜。
在通航问题解决之后,我又开始致力于推动两岸人员的交流。当时我成立了一个金门旅游发展协会,跟福建省旅游协会交流了快两年。从2004年11月7日开始,福建省居民可以到金门、马祖去旅游,这个协议也是我签下的。我觉得福建居民赴金马游可以加强两岸人民的交流交往,增进情感,也可以带动金马的发展。随着两岸人员的往来频繁,两岸的关系就真正变得明朗起来了。后来马英九上台之后,他对两岸也很关注,“小三通”变为“大三通”,给两岸带来了新的发展和希望。

2001年1月金厦太武号开往厦门,开启“小三通”首航之旅。图/梁伟

2004年9月23日,金门酒厂在厦门的首家直营店开业,金门高粱酒开始正式进军大陆白酒市场。图/受访者提供


厦金大桥将造福两岸百姓
随着两岸交流的推进,其实两岸人民对于彼此也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他们对于两岸的交流合作大多抱着一个肯定、支持的态度。当然,通过交流,金门的面貌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过去,金门曾是战地前线,在1992年11月8日之前,连台湾本岛的乡亲都没办法随意进出金门岛。当时金门的经济依赖的就是在金门驻军的军队,岛上的驻军最多曾达到10万人,驻金的军人和金门老百姓的比例大概是三比一,他们的消费足够支撑金门经济的发展。但1992年金门解除了战地政务之后,可以自由往来,岛上的驻军数量大大减少。这样的情况之下,要拉动金门的经济不能只依靠军人消费,还需要其他资源的注入,旅游就成了最好的资源,尤其是2004年福建居民可以去金门,让金门的整个经济的结构发生了一些变化,也有更多的台商、交流团通过这个渠道往来,一些贸易展销也在这边启动,补充了由军队流失所造成的经济缺口,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厦门和金门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从厦门大嶝岛的白哈礁到大金门最近处仅1800米。从历史上看,金门向来就是厦门同安的一部分,两地的语言风俗几乎一模一样,所以渐渐地,越来越多金门人愿意到厦门来生活,因为觉得容易适应。从2002年起,就有一些金门的高中生到厦门大学或泉州的华侨大学就读,而更小一些的孩子则到厦门学习舞蹈或戏曲,我自己也在2005年选择到厦门大学EMBA就读。除了学习之外,有很多金门人来到厦门投资、工作。
有了需求,那便有了问题,虽然目前两岸通航很便利,但受到天气等原因的影响,它的便利性也会打折扣。所以我从2002年开始,就提出了要建设横跨厦门金门的厦金大桥(也称嶝金大桥)的方案,希望通过架设这座横跨厦金的大桥来促进两岸更好的往来沟通。2003年,李炷烽县长也开始接触了这个方案。又过了一年,在2004年的7月,大陆派了专业的团队去金门考察,勘定的桥址,从大嶝岛跨到金门五龙山,这是非常令人激动的,但当时卡在中间的就是一些政治因素。2008年马英九到金门时,我把金嶝大桥的简报递给了他。当时马英九的态度是非常赞成的,还把这座大桥取名为“和平之桥”,觉得这是一项利民之举。但是后来由于选举等诸多政治因素的考量,马英九的态度又趋于保守,大桥的推进便又耽搁了,这是让人觉得遗憾的。虽然中间充满了困难,但是我很欣慰地看见两岸都在为了这座大桥而不断努力。我听闻今年的10月14日,两岸专家在福州就厦金通桥方案展开研讨,形成以厦门岛为起点,经过翔安机场连通金门的厦金大桥新方案,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案,我对它也充满了信心。
以金门的立场,我认为厦金大桥是有必要建起来的,它也是金门必走的路,会成为金门的经济命脉,有了厦金大桥,金门才能有大的发展。厦门和金门在历史上其实都属于同一个生活圈,我们的文化、风俗、血亲的联结都是十分紧密的,厦金大桥架设之后,金门完全可以借助福建这个腹地,与厦漳泉做一个连接,因为厦金的大桥的中点在翔安,翔安往北就是泉州,往南就是厦门、漳州,是非常便捷的,厦漳泉三地的资源足够让金门得到很大的帮助。对于台商来说,这个好处更是不言而喻了。当前,台湾本岛有五个县市的机场是和金门有联动的,每天从台北、台中、嘉义、台南、高雄飞往金门的航班就有几十班。倘若这些航班运送的货物抵达金门之后,可以直接通过厦金大桥马上转运到大陆,时间上便可以缩短很多,费用方面也更加简省。另外可以预见到的是,未来一些商务交流也会通过厦金大桥这个管道,比起船运有升等的效果。就以我们金门酒厂来说,为了保证高粱酒的品质优良、口感香醇甘冽,我们都是采用金门当地特产旱地高粱为原料,引用当地水质甘甜的宝月神泉,加上当地酿酒师傅的专业工艺来进行酿造,把酒酿完了才送往大陆这边来销售。目前我们采用的是轮船来运输,但若是厦金大桥建立之后,我们也可以考虑采用汽车运输,这对我们也是利好消息。
不过关于厦金大桥,我也听到一些金门的民众提出观点说希望这是一座既能促进两岸发展又能不破坏金门生态环境的桥梁,促进金门的永续发展,我觉得这个也是值得思考的,因为金门的承载量有限,如果过多的车辆、人流进入也会产生一定的问题,或许我们可以在架设桥之后利用轻轨等进行运输,这是我的一点想法,不过我相信两岸的专家一定可以给出一个好的方案。
总而言之,厦金大桥是金门必走的路,金门要充分借力厦门,连接大陆商机,才能迎来经济腾飞。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