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金门前县长李沃士:桥通则百通,通桥则民心通

来源: 2019-12-31 16:36

厦门和金门如果能顺利通桥,对于两岸交流很重要。厦金两地通桥,除了能将厦金两地“一日生活圈”变得更为高效便捷,更能带动“厦金经济生活圈”的形成。由于金门与厦门特殊的地缘关系和日益密切的共生融合,一个顺畅的陆上交通更显重要,而未来的厦金大桥,还将成为连接两岸的希望之桥、和平之桥。而厦金大桥建设,可循两岸通水和“小三通”模式。


从通航通水到通桥
对金门乡亲而言,厦金大桥与“小三通”和两岸通水一样,都是关系金门未来生存与发展的重大民生工程。
早在2001年厦金“小三通”航线开通后,促成厦金大桥建设,便成为厦金民众、两岸民众间的共同呼声。而厦金大桥一直以来被称为两岸间的“和平大桥”。
从通航、通水到通电、通桥,厦金合作是循序渐进、不断深化拓展的。
金门在过去两岸之间,扮演一个特殊的角色,经历了一段特殊的历史,终于在2001年迎来了一个新变化——厦金“小三通”航线开通,标志着金门从两岸对峙的最前线,成为两岸交流的最前沿,最重要的两个主角便是金门跟厦门。不管是在各项基础设施,乃至于产业发展各个面向,两地全面合作正式步入轨道。
小三通,实现了人通。让我们看到了曙光。厦金海上通航的实现,就是通两岸民心,是推动两岸融合发展的重要一步,为“厦金经济生活圈”的构建奠定了强有力的基础。
2001年“小三通”,金门掀起结构性的改变。不管是码头对接、船舶互通,或是金门在两岸间最特殊,也最具优势的物流,都是金门与厦门合作的重点内容。
厦金“两门”的互动,用现在流行语来讲就是“人进得来,货出得去”,人的部分最有感的就是旅游,在旅游产品、配套等方面需要厦门市政府协助推广,货出得去的部分,金门最重要的商品是金门高粱酒,借由“小三通”这一黄金水道,金门高粱酒得以更好地进驻厦门市场,从而走向整个大陆市场,开拓更多商机。不难发现,“小三通”作为两岸人员往来的黄金水道,“含金量”不断提高,也见证了金门与厦门乃至福建沿海地区越走越亲,不仅为两岸人民往来带来便利,也为金门同胞带来真金白银。特别是对金门经济的拉动,金门民众感受最为深刻。
如今,循“小三通”途径前往厦门的,不仅是游走于两岸的商人,金门的中小学生,现在最喜欢的毕业旅行方式,就是到厦门观光。台湾的大专院校,也不再是金门学子唯一的选择。“小三通”开放初期,一年仅有一二个金门学生前往大陆就读,数十年时间,已有十几倍成长。
近年来,金门与福建的合作项目越来越多,合作领域越来越宽广。去年8月,福建向金门实现供水,金门人喝上了大陆水。如今,金门又成立了与福建“通水、通电、通气、通桥”专案办公室,我非常期盼两地能通先通,能通快通。

金门直通大嶝线路最受青睐
人通是第一步,两岸的情感由此重新被连上。如果厦金大桥再通的话,厦金之间的距离就等于零了。“小三通”的热络见证了两岸“越走越亲”,如果厦金大桥通了,那么两岸交流的大门也将因此越开越大。
厦金“通桥”便成为两地民众关注的焦点。早在2003年,近百位两岸专家学者便明确提出在厦门和金门之间构建跨海大桥的设想并经由论证。对于大陆来说,在建设厦金大桥的方案上,工程技术和资金都不存在太大难度,大陆有经验、有能力、有信心建设好台海通道。但碍于两岸政治氛围的微妙变化,“通桥”的议题频繁被提起,却又迟迟无下文。
2009年-2014年,在我担任金门县长期间,我也积极呼吁建设厦金大桥,并做了很多前期基础性的研究工作。那时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来金门,我们说,金门除了与大陆通水之外,还希望通桥与通电。而马英九那时的想法,大概是通水成功后,再推进两岸通电,然后再是两岸通桥。
金门距大陆近而距台湾本岛远,与邻近的大陆城市整合发展是必由之路,而厦金大桥的兴建,将可促使“厦金共同生活圈”加速发展。对于金门来说,很多规划不能够关起门来自己做,必须与周边一起来协作。而厦门是大陆与金门位置最相近的城市,与厦门的合作势在必行。
其时,两岸政治氛围较为宽松,厦金大桥也在这一阶段获得了比较实质性的进展。一方面,我们委托了相关单位进行了厦金大桥的研讨,同时多次与厦门市政府互动交流,就推动厦金大桥建设做了很多前期研究、探讨的工作,并初步形成了四个可行性较高的通桥方案路线。
方案一的路线是,“大金门-小金门(金门烈屿乡)-厦门本岛”;方案二,从大嶝岛开始,连接小嶝岛,再经大陆角屿岛,然后连接金门岛五龙山;方案三,从大嶝岛直接通往金门岛五龙山;方案四,从厦门莲河地区,经小嶝岛,然后通往金门岛五龙山。
借由翔安机场,打开金门链接全球的窗口。经过多番考量,厦门和金门从各自的区域平衡发展角度考虑,金门直通大嶝,是四个方案中距离跨度最短、最省钱的路线,更重要的是,当时翔安新机场方案的提出,我们希望能够参与,投资翔安机场的其中一条跑道,搭乘这一契机,更好地同世界接轨。
可以说,当时,厦金双方的沟通交流都是非常真诚的,有什么事情,大家都开诚布公,所有的努力,无非都是希望能够促成“厦金大桥”这件事做好。

可循两岸通水和“小三通”模式
金门距离厦门只有10公里左右,如今,金门已成为两岸交流重要的核心枢纽。
“通桥”是重中之重,桥通则百通。“四通”中最重要的就是“通桥”,厦金“通桥”就是通两岸民心。厦金航线是台胞往返两岸的重要通道之一,却容易受天气影响停航,台风、起雾等恶劣天气时有发生,在厦金之间建桥可以弥补因天气原因造成的麻烦,使台胞往返两岸更加畅通无阻,也不必担心因为天气的原因影响行程。
与向金门供水一样,为实现厦金通桥,从官方到民间,都有力量在推动。现在看到厦金“通桥”再次提上厦金交流合作的议程,而且两地通桥已形成初步方案,自己很为金门高兴,也觉得自己同金门民众过去的付出没有白费。
虽然现在两岸政治氛围紧张,但对厦金通桥,我乐见其成。我觉得,厦金大桥建设,可循两岸通水和“小三通”模式。
两岸通水的模式是,在两岸高层有了共识之后,台湾行政部门接受民意,主动把通水工程作为一项政策来推动实施,并于国民党在“立法机构”占优势的情况下通过相关预算,最后两岸签订协议并建设施工。
而早在1990年福建方面就提出“小三通”构想,金门方面也很赞同,但台湾当局没有很大意愿。时任金门籍民代李炷烽联合新党与国民党民代,在台湾立法机构提出支持实施“小三通”的“离岛建设条例”修正案,并于2000年3月21日表决通过。此外,表决案还要求台行政部门必须在1年内实施。台“立法机构”通过的表决案,对台行政部门是有约束力的。正因为如此,即便是后来由民进党籍的陈水扁上台,2000年12月13日台行政机构还是通过“试办金门马祖与大陆地区通航实施办法,并于2001年1月1日开始实施。
厦金通桥,是顺民意、得民心的,对金门发展有帮助,一旦两岸氛围更好,自然水到渠成。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希望能够成为推动厦金大桥建设的新契机。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