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构想十七载的厦金大桥

来源: 2019-12-31 16:49

港珠澳大桥的成功建设,为未来厦金大桥的建设提供了很好的技术支持。

2019年10月13日,台湾海峡通道暨金马通桥专题研讨会近期在福州召开,两岸40余名专家学者出席研讨会,大家就台海通道工程建设技术和经济效益,包括福州至马祖、厦门至金门的通桥方案等议题进行论证。大家一致认为,目前厦门与金门的大桥已经形成比较成熟的初步方案。大桥计划以厦门本岛为起点,经过厦门翔安的新机场,再连通金门岛。同时根据大桥不同区段的车流量需要,还将分别设计4至8车道的桥梁。

随后,国台办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福州至马祖、厦门至金门两桥是“台海通道”重要组成部分。推进两桥通桥,是践行以人民为中心发展理念,顺应金门、马祖民众民生诉求的重要举措,有利于台湾同胞分享大陆发展机遇,促进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大陆有关方面已全面展开榕马大桥和厦金大桥的前期研究论证工作。
这也预示着,在不久的将来厦门至金门将建起一座连通两岸、沟通同胞的融心之路。

三次研讨会正式提出厦金大桥概念
从10月份的研讨会上我们可以得知的消息是:厦金大桥已形成初步方案。该方案以厦门本岛为起点,经过厦门翔安新机场,最终连通金门岛,这意味着构想和规划多年的厦金大桥项目还在继续推进。
当前,连接厦门和金门之间的交通仍以轮船为主。
厦门五通客运码头三期,游客如织,宽敞、干净和明亮的候船大厅,无论从购票、检票到通关,已全部实现自助智能化系统,给人极富现代的科技感。蔚蓝色海平面另一端,则是金门码头,由五通码头和金门码头连接起来的厦金航线,已成为两岸人民经贸往来和民间交流的“黄金通道”。
“从五通码头到金门码头9.7海里,只有半小时的航程。”元翔(厦门)海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金狮对《台海》记者称,五通客运码头三期于今年6月全面启用,最高接待服务能力可达每年500万人次,极大程度方便了两岸往来。
厦门和金门是两岸民间交流的先行者。2001年,180余名金门同胞乘坐两艘船直航厦门,“小三通”拉开序幕。十多年过去,厦金航线实现了从“破冰轮”到“公交船”改变,每天40个班次。另据厦门港口管理局统计数据显示,2001年全年,两岸往来仅2万多人次,2018年厦金航线全年客流量已达174.5万人次。
近20年间,厦门的城市体量也发生巨变,人口数量从205万增长至411万。伴随两岸往来客流量增大,厦金直航的便利性也在增加,从和平码头到五通码头三期,厦门对码头进行了三次迭代升级。
即便如此,厦金航线仍无法满足两岸人民日益增长的需求,台风、起雾等恶劣天气造成的海上航线停摆情况时有发生,在厦金两地建造海底隧道或跨海大桥的呼声由此而起。
“建设厦金大桥问题的提出可以追溯到修建台湾海峡隧道的设想上。”厦门大学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刘国深对《台海》记者回忆,“20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中国大陆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的蓬勃发展,中国大陆的学者和工程师姜达维、潘家铮等相继提出了修建台湾海峡隧道的初步建议。”
1987年9月1日至4日,由海洋地质学权威,国家海洋二所、三所研究员彭阜南教授和陈琴教授等发起在福州市召开了第一次台湾海峡两岸地质、地震研讨会,两岸及香港学者共同讨论了台湾海峡的有关地质、地震及地域环境方面的问题。
1996年,清华大学吴之明教授在考察英吉利海峡隧道后,提出修建台湾海峡隧道的设想,据当时的《汕头特区晚报》报道,1996年,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吴之明在英国参观了连接英法两国的欧洲隧道,萌生了大胆构想:两个不同的国家和民族都能携手共建连接彼此的海峡隧道,为什么被台湾海峡阻隔的中国人不能精诚合作,在台湾海峡下面修建一条海底隧道?这条隧道长度大约是150公里,是已经投入使用的欧洲隧道的3倍。
吴之明教授把自己的设想还撰文发表在《清华大学学报》、《科技导报》等学术期刊上,在两岸及国际上引起了较大反响,随后,清华大学成立了“台湾海峡隧道论证小组”,由吴之明教授担任主任,孟庆国教授为秘书,彭阜南教授为顾问,开始从事台湾海峡隧道研究。
1998年11月25日,清华大学“台湾海峡隧道论证小组”与台湾大学土木文教基金会共同在厦门举办第一次台湾海峡隧道研讨会,两岸专家学者对建设台湾海峡隧道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进行首次探讨、预测和论证,并提出北线、中线和南线三条线路。
1999年底,两岸学者又在福建省平潭县召开了第二次台湾海峡隧道研讨会,探讨北线方案。其间厦门大学蔡爱智教授提出修建厦门—金门大桥的方案建议,由此建设厦金大桥的问题被第一次提了出来。
2002年,两岸学者在厦门大学召开了第三次台湾海峡隧道建设会议,为南线方案进行探讨,与会代表着重就有关厦金大桥建设提交论文8篇。
2003年12月,由金门技术学院、福州大学、金门县政府、福建省国际文化经济交流中心、国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等单位联合主办,在厦门市召开了台湾海峡隧道建设及区域经济合作研讨会,也是两岸学者第一次专门就厦金大桥建设对有关厦门海域特征、地质、地貌、桥址、工程技术等方面进行深入的研讨。近百位两岸专家学者经过探讨,明确提出在厦门和金门之间建设跨海大桥的方案。
这次会议收到了13篇关于桥隧地质方面的论文,其中台湾专家提出厦金大桥建设4个路线方案,分别为金门—前埔,金门—黄厝,金门—大嶝,金门—大嶝—小嶝—角屿。大陆专家提出厦金大桥建设方案有3个路线,北线为同安大嶝田墘与大金门南山连接,南线为厦门柯厝与小金门东坑(桥)连接再与大金门县城(路)连接,备用的中线方案为厦门何厝与大金门南山连接。
这次会议还发表了19篇论文,主要探讨建设厦金大桥对两岸经济发展将产生怎样的推动和影响。另外,两岸专家学者共同倡议成立厦金大桥建设前期工作小组,决定加快建设工作执行委员会,从政治、经济、公关先导等多层面加速大桥可行性研究,还有专家雄心勃勃提出要将厦金大桥“建设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桥”。
“在2003年底的那次研讨会上,大陆方面对于厦金大桥建设的初步论证工作已告一段落,我们将会议成果告知给金门,接下来就是金门方面启动论证工作了。”刘国深告诉记者,当时金门方面的动作也算迅速,在接收到大陆的论证成果后,马上着手委托专业机构开始对厦金大桥可行性进行评估。
2004年11月,金门县委托的顾问公司提出了修建“嶝金大桥”的方案,即从厦门大嶝岛修桥至金门县。这也是金门方面最早给出的与厦金大桥有关的建设方案,由此,两岸非官方在厦金大桥的建设上有了初步的共识。

台当局通过关于厦金大桥建设的执行报告
“事实上,从很早开始,金门人都在盼望着能够通桥。” 金门县工商发展投资策进会副总干事吴伯扬告诉《台海》记者,他在金门已经生活40多年,习惯于当地慢悠悠的生活步调,但依然认为金门应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不仅是民众,金门县政府也意识到与厦门通桥对当地意味着什么。2006年,金门县政府曾针对金门和厦门(嶝)通桥一案,委托了一家技术顾问机构进行研究,拟定《金厦(嶝)大桥兴建工程可行性及方案研究报告》,这份报告设计的路线是由金门县五龙山连接至厦门大嶝岛,全长8.6公里,建造经费约25亿元人民币。
那时台湾方面和民间对于建设厦金大桥都十分积极。2007年,金门民间成立了“金门和平大桥营建基金会”,希望以此作为募资平台,推动厦金大桥建设。
据《国际先驱导报》2007年1月22日报道称,金门县提出的连接金门岛和厦门大嶝岛的金嶝大桥方案,一度引起包括日商和“赌王”何鸿燊在内多方投资者的兴趣。
吴伯扬向记者介绍,2007年1月10日,日本鹿儿岛县竹山建筑公司副社长竹山哲史、常务董事柳悦二、早稻田大学客座研究员若宫清等五人专门进行考察后,对金厦(嶝)大桥表示出浓厚兴趣,并希望寻找协力银行,提供低利贷款投资参与建桥;澳门“赌王”何鸿燊到金门考察以后,也表示愿意投巨资开发金门。
“就在金门积极推动厦金大桥建设的同时,对岸又给了我们一个好消息。”吴伯扬说,2008年,福建省印发文件,厦金大桥成为福建省“三纵八横”高速公路网的一环。“这个文件的出台,给了当时的我们很大信心,我们发现原来除了民间之外,大陆官方也是非常支持建设厦金大桥的,有了这份文件,我们变得更有动力去推进建桥这件事。”
台湾光彩促进会原副会长,金门分会会长庄苓宗,是“金门和平大桥营建基金会”创会后的第一任副董事长,他亲身经历了十年前厦金大桥的整个推进过程。
为了发展金门的地方经济,让金门走出孤岛的窘境,从2004年起,庄苓宗就开始极力推动厦金大桥的发展。为此他加入了台湾光彩促进会,担任光彩促进会金门分会会长,并和台湾促进会会长建立“金门和平大桥营建基金会”,出任该基金会副董事长,为厦金大桥的建设奔走求援。这期间,庄苓宗以“金门和平大桥营建基金会”的名义,向台当局提出了不下五次的申请,希望台当局批准建设厦金大桥。为取得国民党的支持,庄苓宗还将“金门和平大桥营建基金会”的启动时间特地选在2007年12月15日马英九到金门考察的那一天,并请马英九剪彩。
在庄苓宗看来,2008年到2010年的时候,是厦金大桥项目推进速度最快的一段日子。
2008年,刚担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没多久的马英九,对外公布了多项两岸交流计划,其中就有厦金大桥的建设。
“台湾经济建设委员会在2018年12月底,向马英九提交了关于厦金大桥建设的执行报告。当时我们想,等马英九通过后,再经两岸两会的协商,两会一通过,那么离动工就不远了。”庄苓宗说,后来第一次提交的执行报告未能通过,是因为报告里涉及厦金大桥的准备及建设等进度规划的时间是五年。“问题就出在这里,马英九就这个问题明确地跟底下的人说‘不能规划为五年,要以四年任期为规划时间’。他明确表示要在任期内完成厦金大桥的建设工作。所以2018年12月提交的执行报告就被退了下来。”庄苓宗说,“2009年2月底,台湾经济建设委员会再次提交了修改后的关于厦金大桥建设的执行报告,这一次,马英九通过了,我们真的以为万事俱备了。”
马英九通过执行报告后,台湾经济建设委员会随即于当年公布了《金马中长期经济发展规划》,其中关于厦门金门通桥的内容中写道:“金厦大桥”的建设规划可分为北线与南线,北线连接金门本岛与大嶝岛,又称为“金嶝大桥”,全长约8.6公里;南线连接烈屿(小金门)与厦门本岛,又称为“烈厦大桥”,全长约6公里。

2009年金门方面提出的厦金大桥三种建设路线。

民进党压力下大桥建设停摆
“当时台湾方面倾向兴建南线的‘烈厦大桥’,认为可以直接串行金门与厦门市中心,带给金门的经济效益较大,能够提高金门人民生活水平、带动当地观光产业发展,以及促进金厦区域经济合作。大陆方面则选择‘金嶝大桥’,因为可以顺带开发角屿和小嶝岛。要知道小嶝岛上有六七百户人家,2000多个居民,他们跟金门一样为两岸的发展付出很多。”庄苓宗说,不论是哪个方案,总之在当时,两岸在建设厦金大桥上都有了政策做铺底,金门同胞都盼望着这座连通厦金两地的桥,能很快地建设起来。庄苓宗告诉记者,当时,金门县政府已经预算了27亿元新台币建设厦金大桥。
针对厦金大桥,当时,大陆方面,从国台办、福建省交通厅及厦门市相关部门都十分支持,多次组织实地勘察。福建省还批准大嶝海域海洋功能区划修改方案,确定厦金大桥将按一级公路标准设计,双向4车道。
“当时,厦门和金门的桥墩都选好了,乃至预计修建的隧道走向都想好了。”刘国深回忆称。
2009年的时候,从厦门和金门方面所取得的成果来看,一切似乎表明厦金大桥离动工不远了。然而,正在各方做好准备之际,厦金大桥建设遭到民进党强烈反对,迫于压力,项目停摆,难以进入实操层面。
“这件事在台湾没有人敢拍板。”刘国深认为,厦金大桥关键卡在台湾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层面,最终能否修建取决于台湾当局在意识形态上的转变。
2016年,民进党上台后,厦金大桥彻底搁置。2018年8月,时任金门县长陈福海在福建向金门通水仪式上重提厦金通桥,但孤掌难鸣。
台湾民众期待早日通桥,基于海峡两岸的同胞情感与民间交往,当海峡对岸还受制于民进党一党之私的政治考量,大陆却从未停下脚步,位于大嶝岛的厦门翔安国际机场已填海施工,并往金门方向增建两条跑道。
刘国深表示,针对台湾当局的消极态度,大陆也有学者建议,厦门方面可以先修到一半桥,在末尾部分修建观景平台,供两岸同胞举办活动。
上述建议虽有戏谑成分,但也道出厦金大桥面临的尴尬。“桥和水、电不一样,桥作为一个符号,对人的心理冲击太大了。”刘国深坦言,如果厦金大桥建成,势必会对两岸人心造成巨大冲击,这是民进党所不愿意看到的。

重启厦金大桥构想时机已至
“厦门和金门能顺利通桥,对于两岸交流和历史意义都很重要。”厦门市政协委员、厦门台商协会会长吴家莹对《台海》记者称,现在是重启厦金大桥构想的最佳时机。
今年初,他对外发出《厦门与金门两地通桥倡议》,认为在厦金两地建桥可以弥补天气原因造成的水上运输短板,使台胞往返两岸更加畅通无阻。同时,如果厦金两地通桥,不仅能推动两岸经济发展,更能带动“厦金经济生活圈”的形成。
“一座桥不仅拉近厦金两地的空间距离,更拉近两岸同胞心理的距离;一座桥将厦金两地一日生活圈变得更为高效便捷;一座桥也将成为海峡两岸同胞的心灵之桥。”吴家莹在倡议书中称。
作为一名长期在厦门经商的台湾企业家,吴家莹深感这座桥的重大意义。“我也将以实际行动号召台商出钱出力,促成厦金两地通桥变为现实,尽早造福两岸同胞,使一桥飞架厦金两地,天堑变通途。”吴家莹说。
大陆方面对厦金大桥的推进也拿出积极态度。10月13日,台湾海峡通道暨金马通桥专题研讨会在福州举行,会议就厦金大桥规划方案和福州至马祖的榕马大桥规划方案展开进一步论证。港珠澳大桥总设计师孟凡超在研讨会上发言表示,厦门翔安机场是一个国际机场,具战略性的一个交通节点,而厦金大桥必然也要把翔安机场连接起来,然后实现两岸共享翔安国际机场的资源。孟凡超认为,台湾海峡通道既要考虑公路运输需求,也要考虑铁路运输需求,公铁通道可以采用不同的方式分建。台湾海峡大通道应该沿着港珠澳大桥大型化、工厂化、标准化、装配化的理念来建设。“港珠澳大桥建成后,我们对建设台海大通道很有信心,我们有能力解决这一超级跨海通道的工程技术问题。”孟凡超说。
金门县政府工务处副处长黄儒新认为,厦金生活圈已然成型,今年厦金海上直航客流预计可达200万人次。金门县政府方面期望能为厦金生活圈提供更稳定的交通运输系统,目前正委托相关单位对厦金大桥进行基础性调研,并就通道建设所涉及的两岸政策模式、通关检疫对接等进行研讨,“后续我们会与大陆方面充分对接,积极推动金厦通桥”。
2019年初,大陆方面明确提出,两岸要应通尽通,提升经贸合作畅通、基础设施联通、能源资源互通、行业标准共通,可以率先实现金门、马祖同福建沿海地区通水、通电、通气、通桥。福州至马祖、厦门至金门两桥是“台海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这角度来说,大陆对于厦金通桥始终秉持着赞同的态度,并多方积极推动通桥的最终实现。现在,要拿出具体行动的是台湾方面,只有台当局放弃“反中”思想,从提升金门同胞福祉的角度上去推行政策,才能把厦金间的这座桥真正地建起来。
作为海岛,金门淡水资源极度匮乏,直到2018年8月金门供水工程正式通水,才得以解除水危机,但交通和经济发展的双重困境依然存在。“两岸民众之间的沟通非常重要,我们希望金门好,希望一座厦金大桥能够改善金门的对外交通,给金门带来更多的经济发展机遇。”刘国深说。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