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中国“奶妈”

来源: 2020-01-09 14:59

文/图 廖峥艳


    “子女工作忙,大宝学习忙,二宝还抱在手上,我们不来帮,谁帮?”
    “带老大时觉得还好,带老二就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累是累的,不过也很开心。”
    “在这里啥都不习惯,等把小的带到读幼儿园就回老家,毕竟养育孩子还得靠娃爸妈,老人管教不好。”
    ……


    自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以来,“让生”与“要生”之间的矛盾,纠结着很多家庭。二孩政策未得到育龄人群的普遍响应,尽管全国多地出台了诸如延长产假、设置男方陪护假等鼓励二孩生育政策,但一些家庭生育二孩的意愿依然不强烈。究其原因,除了经济方面的考量外,更主要的顾虑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照顾第二个孩子。
    这个时候,家有一老就如有一宝。很多老人(包括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等帮晚辈带孩子的老人),或心甘情愿或无可奈何地承担起了照顾二宝、宝妈,以及这个家庭的重任,他们牺牲自己的爱好,离开了熟悉的居住地,甚至有的还拖着病痛,只是为了帮子女们一把,尽一番自己的心意。所以,在2018年,我把镜头对准了他们,由衷地对他们说声:辛苦了!
    (该组作品获得第八届台赛台海人物新闻类铜奖)

    >对话获奖者

    关注身边的人和事,拍起来就不难

    文/《台海》杂志记者 刘舒萍

    《台海》:去年4月您加入了二孩妈妈的行列,这是拍摄这个专题的缘起吗?
    廖峥艳:不能说是缘起,但肯定有很大的关系。其实,早在2014年我就开始关注二孩现象了,也出了《二宝来了》《二孩你还生吗?》相关专题报道。那时二孩政策还没有放开,但很显然,在我们的身边已经出现越来越多的二孩妈妈。2018年4月我加入了二孩妈妈的行列,给我们家大女儿添了个小弟。同年,我的弟弟、我的小叔子也各添了宝宝。
    作为一名记者,我自然就把眼光落到了二孩上。加入二孩妈妈行列,生娃养娃的辛苦自不必说,但和我一起扛这份辛苦的还有一个重要人物,那就是家里以前我们最容易忽视的老人,是自己吃了一辈子苦还再为儿为孙吃苦的一代老人。他们是特别不容易的一代老人,事实上也是中国历代老人的一个缩影。所以当时把关注点落到这些老人身上,也是有感而发。
    《台海》:组照中有一张是关于您婆婆带二宝的,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心情如何?
    廖峥艳:心情很复杂。有点难过,有点温暖,还有一点小励志。婆婆年纪这么大,还在帮自己带孩子,还不是为了让我们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我想连婆婆都这么努力,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台海》:采访了十个与您同住一个小区的平凡家庭,您觉得,二孩对家庭产生什么样影响?生二孩,如何过老大心理关?
    廖峥艳:准确地说是变化,不是影响。一家人欢声笑语的日子变得多起来了,赚钱的欲望变得强起来了,努力工作的决心变得大起来了,对生活变得更有憧憬了。总之,有了二宝,在我看来还是一件挺好的事情,虽然也累也烦恼,但那绝对是一件快乐大于痛苦的事情,是值得去做的一件事。
    我们老大和老二相差17岁,可以说整整差出了一代人。老大很喜欢老二,在她读小学时,就要求我们给她生个弟弟妹妹出来陪她玩。所以,在我们家,不存在过老大心理关的问题。在我的采访中,我也确实发现大多数的大宝不喜欢甚至极力反对父母生二孩,这有性格、教育,以及环境影响等多方面因素。我们只能说可以从这些方面去引导、教育、纠正,让孩子懂得爱人,懂得分享。但若真的还不行,也不能勉强。

    《台海》:2014年起,您就开始关注二孩题材,在您看来,反映二孩人口新政,怎样才能做到小切口大视角?
    廖峥艳:选择好的角度,小的角度,容易讲故事的角度。关注身边的人和事,讲自己熟悉的人、事就可以了。我接下来可能会拍一组催乳师,或者月嫂的故事,也是有感而发吧。
    《台海》:关于这类题材,女摄影师是否有天然的优势?
    廖峥艳:从某种角度说,女摄影师是有天然的优势。但男摄影师也不是没有天地作为。我看到全国包括本省也有男摄影师把这种题材拍得很好的人。他们就是选择了自己的爱人、亲人作为拍摄对象。总之,关注身边的人和事,讲述身边的故事,肯定不会太难。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