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一点绿

来源: 2020-05-25 10:23

文/图 李树

  2018年8月26日,航拍于广州某一城中村,这一小片树林存活在广州寸土寸金的城中村握手楼之中,是如此的奇异,珍贵。(该作品获得第八届台赛台海环保科技新闻类银奖)


>对话获奖者

被地球当成病毒的会不会是我们人类

文/《台海》杂志记者 吴乔莺

  《台海》:是怎样的契机,让您拍下《一点绿》这张图片呢?
  李树競:2018年,我买了一台无人机,工作闲暇时我喜欢“搜街”,由此开启《鸟瞰城中村》这个专题的拍摄。我平时会利用百度地图地球模式,寻找一些有亮点的航拍地点,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城中村中有一小片爱心型的小树林,这就是《一点绿》这张图片的拍摄由来。
  《台海》:关于城中村的这一点绿,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李树競:其实我个人对于这个特别的地方也充满了好奇,不知道城中村的这片绿色是当地村民的刻意规划,还是无心之作。希望未来能有机会和当地村民探讨一下。
  《台海》:拍摄这张图片时,您的心情如何?
  李树競:虽然通过查看卫星图我大概知道画面如何,但在现场拍摄时,我还是觉得很兴奋,毕竟一小片树林存活在广州寸土寸金的城中村之中,是如此的奇异,珍贵。
  《台海》:为什么想选用航拍的方式来呈现城中村的景象?
  李树競:平时在城中村内举起相机拍摄时,总会引来些异样的眼光,拍摄起来多有不便。有了无人机后,我就想看看空中拍摄密集的城中村握手楼会是什么样的景象。在地面往上看,都是头顶一线天,在无人机的视野里却看到各城中村的全貌,那些密集的握手楼之间隔着河流、足球场,那种感觉,好像城市不再是冰冷的建筑物,而是一个人,城中村就是它躯体中细小的血管,流动着能让城市运转的血液。
  《台海》:城中村是一座城市的“夹缝地”,也是很多外来务工人员开始在广州奋斗的第一站。您是如何看待广州城中村的?
  李树競:刚毕业时,我在广州的第一站也是城中村,当时是和女朋友住在一间白天不开灯就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单间,住在里面一个多月,感觉整个人都快压抑了。虽然城中村存在着很多不好的问题,但胜在租金相对便宜,上班通勤时间短,给了毕业生过渡时间。城中村中鱼龙混杂,也存在很多美味,住在里面还是很有口福的。
  《台海》: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广州城中村也处于不断消逝中,您是如何看待城中村的这一变化?
  李树競: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广州城中村势必处于不断消逝中,不过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事情,城中村总会在城市的某一个外围继续形成,只是当旧的城中村消逝了,它所特有的当地文化会不会也随之消失?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台海》:您如何看待人和自然的关系,作为一名摄影师,又该如何用镜头去呈现这样的关系?
  李树競:这次疫情爆发,人们被迫足不出户,走到街上的反而是一些小动物,一些很久不见的珍稀动物也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我觉得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不知道被地球当成病毒的,会不会是人类自己?人类在发展的过程中,应该有敬畏生命、敬畏大自然的心,不然可能我们后代会遭遇反噬。摄影师喜欢看到美的事物,我更愿意去拍摄一些生机勃勃的美,也希望能用镜头留住这些美。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