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突破了“被世界遗忘”的局限

来源: 2020-11-16 17:32

“大三通”开始后的厦航首航班机,载满大陆游客抵达台北松山机场。

2月10日,台湾方面因防疫需要暂停两岸“小三通”客运,这是自2003年因应SARS疫情台湾暂时关闭“小三通”外,台湾第二次因防疫需要而暂停“小三通”。之后台湾方面陆委会宣称,正在研议“大三通”是否暂停。而正在参加国民党主席补选的郝龙斌,也声称可以考虑取消“大三通”。

此言论一出,随即引起台湾各界的强烈反对,有舆论指出,“三通”对于两岸交流交往的重要,可想而知,一旦中断,等于两岸完全断绝来往。

台湾竞争力论坛执行长谢明辉表示,台湾暂停“小三通”,是为了应对疫情,等到疫情过去后,按理就应该恢复,如果“小三通”恢复,那“大三通”就无停止之说。“现在,怕就怕蔡英文执意利用‘三通’进行政治操弄,故意借停‘三通’挑衅大陆,那最终受到损失的,只是台湾自己。”

 

为台湾每年省下大量运输成本和时间

2001年1月,金门、马祖、澎湖与福建沿海实施客运直航,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小三通”。随着两岸交流的密切,“小三通”已不能满足于两岸民众往来的需求,到了2008年12月15日,两岸海运直航、空运直航、直接通邮正式启动,是为“大三通”。自此,两岸全面“三通”的时代到来。

台湾前民意代表邱毅指出,“三通”对台湾的经济发展与产业布局,都带来了重大影响。台湾每年有4成出口销往大陆,贡献经济成长率约达四分之三。常住大陆的台商也达百万人,可见双方经贸与交流之密切。

在谢明辉看来,“三通”对台湾最直接的影响,是为台湾每年省下了至少数百亿元(新台币,下同)的运输成本及数不清的时间成本。而三通直航的航道,更为台商跻身全球企业增添助力,也为台湾扮演区域营运中心的目标奠定了基础。

“据已知数据分析,空运直航为台湾平均每年节省逾30亿美元;海运直航每次航行平均可节省16至27小时,每航次可节省5000元至1万美元的燃料成本,节省有形效益每年逾40亿美元。”谢明辉指出,“‘三通’开始后,台湾的航空公司每年节省了40%至45%的燃油成本。台商每年节省上千万元的时间成本,并有利于在两岸进行更有效率的分工,尤其是高度仰赖航空货运的信息电子等科技产业受惠最大,总计经济效益超过上亿元。成本的减少,直接增强了台湾在投资、市场、旅游上的竞争力。”

谢明辉告诉《台海》记者,过去,间接、单向、不平衡的两岸经济往来格局,使两岸人员往来和货物运输舍近求远、劳民伤财,不仅引发肥水外流,而且导致经贸成本过高,直接削弱了台湾经济的竞争力。“三通”实现之后,两岸人流和物流以更低的成本加速流通,增强台湾经济竞争力。首先,直航之后,台商及其货物到大陆不用再绕经香港或济州岛,交易成本大为削减,这对台湾经济相关产业的发展都是十分有利的。同样,海运直航也可节约大量船舶运营和物流成本。其次,两岸全面“三通”之后,台湾原先对大陆产品输台的诸多限制被取消,岛内急需的价廉物美的大陆工业品和农产品输入台湾,有利于促进岛内的生产与生活。

“事实上,台湾许多民生用品都从对岸来,运输成本降低,就回馈到终端消费者身上。例如,台湾营建所用的砂石,半数来自厦门或福州,直航前透过间接方式运到安平港或台中港,海运费用就占去一半成本。再以和生活息息相关的电力来看,台湾燃煤发电占总发电量超过四成,台电每年又从大陆进口四百多万吨燃煤。‘三通’之前,台电的运煤船从秦皇岛或天津出发,先靠韩国,再转到高雄或台中,供台中与兴达火力发电厂使用,海运费就占了至少七分之一的燃煤成本。”邱毅指出,自从“三通”之后,这些多余的开支就没有了,企业都赚了钱,老百姓也少了花费。

“除了为台湾民众和台商节约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外,‘三通’还同时减低了台湾这几年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因为海峡两岸的交通顺畅后,不仅方便了大陆商人前往台湾投资,而且也方便了大陆观光客赴台湾旅游。到台投资和赴台旅游这两项就为台湾增加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让失业的台湾民众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邱毅说。

 

“三通”之后,两岸民众的联系越加方便与紧密了。2008年12月15日,在海峡两岸直接通邮仪式上,出生在台湾的81岁的郑坚老先生从北京投寄出寄往台湾的家书。图/新华社

强化了台湾与全球市场的连结

“‘三通’全面开启到现在已经十一年了,如何评价‘三通’对台湾的影响?从更深层次角度来说,‘三通’绝不只是在‘省时省钱’的层次上有所表现。我用一句话就可以很好地概括:有了全面‘三通’,台湾才算彻底进入全球化、全面竞争的时代。”邱毅说。

邱毅指出,一方面,“三通”强化了台湾与全球市场的连结,吸引跨国企业在台湾进行加值服务及创新研发活动。一方面,“三通”除了可降低生产成本,提升台湾产业的竞争力外,也有利于企业在两岸间建立更有效率的分工模式。

在邱毅看来,两岸直航正常化后,台湾位居东北亚与东南亚的枢纽位置就“再次活了过来”。台湾处于东南亚及东北亚之中,为环球洲际航线与区域集散线的交汇点,与亚太六大港口间平均航行时间最短,海上交通十分便利。但是过去一个时期,由于台湾当局实行“锁岛”政策,对大陆开放不足使台湾逐渐丧失了区位优势,台湾人不得不感叹“台湾被世界遗忘了!”

可喜的是,台湾依靠“三通”最终突破了这种局限。邱毅指出,依靠大陆广大市场,一方面台湾充分利用自身优越地理位置,配合已有的便捷交通、厚实的制造业与工业基础等技术及经济资源条件,积极发展加工转运事业,通过接驳美日大型货轮,再以小型货轮分装至东南亚及大陆地区各港口,或是承接大陆及东南亚出口产品,转运到美日韩港口;另外,两岸“三通”之后,没有了对两岸间运营成本过高的疑虑,外商物流企业对台湾的投资信心随即增强,台湾开始吸引更多外商在岛内设立国际采购中心,从而获得全球化发展空间。

对此,谢明辉也表示,“三通”也使得台湾市场由边缘变成重心部分。近几年,东亚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非常迅猛,区域内各种贸易安排越来越机制化,并且越来越具有排他性。由于陈水扁当局拒绝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因此孤岛独悬的台湾经济出现了边缘化危机。马英九上台后,重新肯定“九二共识”,两岸终于达成“三通”。“三通”之后两岸经济整合的速度、范围和模式都将有较大的提升。台湾充分利用与上海等城市已有的深度合作优势,积极推动两岸贸易便利和自由化,从而使台湾事实上成为“一个中国”经济重心中最有活力的部分,也使台湾经济及早地从边缘化危机中解脱出来。

 

两岸“三通”为台湾每年省下巨额的运输成本和时间成本。图为2008年12月,首条“大三通”海运直航货轮“中外运基隆”轮。

推动台湾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

“‘三通’也让台湾的产业发展都将有较大改善。首先,为台商提供更广阔的市场,促进台湾新兴产业的迅速崛起。其次,形成两岸生产与服务协作体系与合理的产业分工,从而缓解、推动台湾产业结构顺利向高端技术和知识经济转型。最后,增强了台湾与大陆方面的产学合作,充分结合大陆较为雄厚的基础研究实力和台湾应用技术较为发达的优势,增强台湾的产业竞争优势,赢得自身的继续发展。”谢明辉说。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王建民长期关注两岸“三通”的变化,在他看来,十多年的成绩已经证明,两岸“三通”成为了推动台湾经济走出低谷的火车头,而两岸借此加强贸易正是给台湾经济雪中送炭。两岸“三通”后,台湾经贸环境改善,台湾民众所得及薪资水平持续提升,先前考虑将事业重心放在大陆的台商,部分也借助“三通”回到台湾本土发展。大陆人民赴台观光所带来的庞大商机,则带动台湾旅游业投资的热潮。

“可见, 改善两岸关系,实现直接‘三通’,是有利于台湾摆脱困境的。”王建民说。

过去,台湾出现投资下降、失业上升、通货紧缩主要是因为岛内存在总需求不足。总需求由消费、投资、财政支出和进出口净值组成,扩大总需求可以从这四个方面着手。其中扩大财政开支有一定难度,因为台湾税收不足、公债又高,缺乏足够资金增加公共投资。另外三项则直接取决于两岸关系的好坏。只有两岸关系稳定发展,消费者与投资者才有信心,当局的经济诱导政策才能见效。“两岸实现直航,台湾得以利用大陆充沛的人力和广大的市场进行资源整合,加速产业升级,并以大陆为生产基地,发展利润较高的研发、行销和零组件等行业,进一步将台湾发展成为营运中心和研发中心,从根本上增强台湾的竞争力。”

将台湾与大陆紧密联系在一起

“可以说,‘三通’对台湾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唐永红说。

首先,唐永红指出,两岸借助直接“三通”之东风,通过搁置争议、互通有无,在互惠互利中走向双赢格局,对各自的经济发展相当有利。尤其是台湾经济,近些年来已经连续出现下滑之势,股市大跌、失业率攀升、出口衰退以及消费信心下跌,如果不是“三通”的帮助,台湾将很难抵御全球经济趋势下滑带来的冲击。

唐永红以具体的例子向记者介绍了“三通”衍生出的对台湾经济利好的方面:第一,是台湾农产品输大陆问题。两岸直接“三通”的实现开启了台湾农产品行销大陆的新契机,农产品运送不仅时间大幅减少,而且运输所造成的毁损率也大幅下降,台湾农产品输大陆利好由此可见一斑。第二,是大陆游客赴台观光问题。因两岸全面直航,大陆游客的往返时间和费用会减少,而两岸航班增加,以及台湾对大陆观光客限制的松绑,也增加了大陆赴台观光人数,为台湾旅游业带来了巨额的经济收入。第三,是大陆投资台湾的问题。长期来,台湾当局以“安全”为由阻止大陆对台湾的投资,这种不正常的现象随着两岸直接“三通”有所缓解。大陆资本能到台湾投资,对刺激台湾经济无疑是有帮助的。

在厦门从事两岸水果贸易的台商温仁得,可以说是一位“三通”开启后最直接的受益者。温仁得说,“三通”前,每年只有一两千吨台湾水果卖到大陆,“三通”以后,这个数字提高到了50000吨。“要知道,整个台湾的水果产量才不到60000吨,大陆市场消化了台湾85%的水果。”温仁得表示,大陆人民喜欢吃台湾水果,台湾水果也离不开大陆。

其次,除了经济意义,唐永红还认为,“三通”对台湾而言,还有极大的政治意义。 

“两岸三通的意义,在于从实质上正式结束了台湾与大陆敌对状态,为台湾与大陆政治和谈开创了空间;在于突破了台湾与大陆政治意识形态的隔阂,为台湾与大陆未来的政治关系谈判提供了基础和手段;在于从经济、文化和人民交流等方面,将台湾与大陆更紧密地联结在一起。”唐永红说。

在经济与政治意义之外,唐永红指出,两岸“三通”还对进一步密切两岸同胞往来、拉近两岸同胞的感情距离、加强两岸同胞的交流与合作更是具有深远意义。随着“三通”成为现实,两岸“一日生活圈”悄然成形,海峡两岸迎来了大交流、大合作、大发展的新时期。两岸同胞你来我往,越走越近,越走越亲。

两岸直接“三通”的实现,使两岸经济关系格局产生重大变化,改变过去单向、间接和不平衡的不合理状况,推动两岸经济交流合作朝正常化、全方位发展,使两岸各自优势得到充分发挥,也为台湾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十一年来,两岸“三通”促进了两岸人流、物流、资金流,实现了两岸“一日生活圈”,极大便利了两岸民众的往来,广大台湾民众也从中受益,为增进两岸同胞的共同利益、促进心灵契合发挥了重要作用。两岸“三通”如果真被民进党当局切断,将是难以承受之重,除对台湾经济产生冲击外,它意味着将把台湾带向与大陆对撞的不归路。民进党当局又何来的底气?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