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翔安晒菊花:习习秋风吹动野香弥漫

来源: 2020-12-01 16:11

翔安晒菊花:习习秋风吹动野香弥漫

/《台海》杂志记者 司雯   /陈立新

野菊花,它可以有文人墨客笔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闲适淡然的田园意蕴,又可以有“散火散气,消除一切痈疽脓疡”的药用价值。这个集气韵与药用价值于一身的中药材,在漫漫的岁月长河中备受文人与医者推崇。

野菊花药用价值极高,但它的采摘和晾晒也有着特殊的要求。在厦门,有这样一个村庄,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村里人就开始种植野菊花,晾晒制作而成的野菊花茶,也成为当地“三宝九品百味”的知名品牌之一。

这个与野菊花结缘的村子,就是厦门翔安锄山村。

种植历史已超过30

锄山村是厦门翔安区内厝镇的一个山村,位于妙高山山腰,海拔300多米。当地的气候条件特别适合野菊花的生长,全村200多户人家,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植野菊花。

前往锄山村的路,蜿蜒曲折。标准的水泥公路,在如泼的树荫中穿行,如歌唱中的金梭、银梭,轻巧而潇洒。30分钟的山路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锄山村,一进村,放眼可见整洁、色彩明亮的别墅式的民居。

锄山村副书记宋职工向记者介绍,野菊花是锄山村重要的特产之一,最多的时候,锄山村共有20多亩野菊花田,但由于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采摘人手不足,野菊花的种植面积有所减少。目前,全村种植野菊花约10多亩,产品以大花蕾、小花瓣、花粉含量高的可饮用野菊花为主。

“野菊花绽放的日子一般在每年的11月下旬,开花后,漫山遍野的白色小花仿佛一张白色的地毯铺在半山腰上,让整个锄山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菊花香。”宋职工说,那时,也是锄山一年中最美丽的季节之一。

在宋职工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锄山村种植野菊花的大户宋水露。

宋水露种植野菊花已经有30多个年头了,他告诉记者,目前自家地里的野菊花是饮用菊花,生长期差不多六七个月,花期为半个月左右。“这种菊花比较有‘野’性,爱水却又怕水!”宋水露说,6月份,如果连续下个三五天的雨,菊花就会被“灌”死。而到了8月份生长旺季,却又极其爱水。锄山的野菊花每年只能采摘一季,花期到来时,也是他们最忙的时节。“根据中药学的传统,使用花类的中药材,大多使用没有开花或者刚开花不久的入药,因为在那个时候,有效成分最多地保留在中药材当中,所以这时我们必须争分夺秒。熟练地将含苞待放的花蕾摘下,后续再制成菊花茶。”

除了自己种植野菊花,每年,宋水露还会收购别家种植晾晒好的干菊花,再卖给外面的客商。宋水露介绍,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自己就是村子里最大的菊花收购商,每年收购的野菊花干最多可以达上万斤。近几年,种植野菊花的人变少了,野菊花干的产量也少了,现在最多能收到两三千斤。

“以前,村子人口多,家家户户都种植野菊花,所以收成很不错。但现在,村子的年轻人大多出去工作,只有老人留下来,所以野菊花的规模一下小了不少。”宋水露说,野菊花晾晒之后,可制成菊花茶,有很好的保健作用,销路一直不错,价格也合适,只是因为人手原因,锄山的野菊花产量才走了下坡路。

独特的蒸晒法与炒晒法

与种植野菊花一样,晾晒野菊花也是锄山村的传统。每逢花季,村里人就会把自家的野菊花摘下带回家,采用锄山古老的晾晒技法,制作成菊花茶。

刚摘下的野菊花花蕾娇嫩欲滴,只有老练的村里人知道如何才能将野菊花的药用价值最大程度地保留下来。

宋水露介绍,锄山村的菊花跟杭白菊不一样,香味更浓,营养价值也更高。野菊花可入药,清凉去火、保肝养神,还可以做饮料。经过晾晒过的野菊花,泡出来的野菊花茶,无论是色、香、味,都堪称是难得的佳品。有客人来访,宋水露都会递上一杯锄山的野菊花茶,别有一番风味。

一般的野菊花晾晒过程,是非常简单的,那就是采用自然烘干的方法。宋水露说,自然烘干也是农村里面最常见的办法之一,做法非常简单,把新鲜野菊花洗净,均匀地摊放在干净的水泥地上,让自然风吹、让太阳晒干,制作时间大概710天左右。“这样直接晒干的野菊花,气味比较好闻,而且做法比较快速便捷。但是在收晒过程中,易造成野菊花花瓣脱落,香气散失,晒干后花型松散且不能紧缩呈类球形。同时干花的色泽也比较不均匀,后期保存容易生虫,运输过程花也会破碎。”

宋水露说,还有一种简便的方式,是采用阴处晾干的方法。就是直接把鲜花均匀的摊在干燥通风的房间里,让其自然晾干。这种方法过程比较久一点,大约需要1020天的时间才能完全晾干。这样自然阴干,花的颜色、形状和气味都非常好,但晾干的过程时间太长,后期保存不易也会生虫,运输过程花也会破碎。

“锄山村晾晒野菊花的方式与上面的都不一样,主要是在晾晒之前加一道蒸的工序。”宋水露介绍,摘下来的野菊花,把杂质筛掉之后,先用大锅在土灶上蒸1520分钟,再把它均匀地摊在干净的水泥地上,让风吹、太阳晒,自然晒干。“蒸过再晒与不蒸就晒,最大的区别,就是蒸过的野菊花制干的速度快,且经过高温杀菌后,干菊花后期比较好保存不易生虫。鲜花受蒸时会自然收缩,运输过程花也不易破碎。”

除了用先蒸后晒的方式制作野菊花干,宋水露告诉记者,锄山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制作野菊花茶的工艺,但因为工序较为繁琐,现在使用的人并不多了。

“想要让制成的干菊花品相口味最好,就必须在晾晒之前把花朵先炒一遍,就跟炒茶差不多。”宋水露说,每次放适量的新鲜花朵在锅里,中等火炒12分钟,其间用小扫帚不停搅动,然后快速起锅,均匀摊放于竹匾内晒干。第一次晒的时候不能翻动,待初步晒干后,收于屋内储存12天后再复晒至干燥即可。经过这样加工,野菊花可以达到完整呈类球形、色黄味苦、香气浓郁的质量标准,加工时间比单纯晒干法减少一半。但由于每次炒的数量不能太多,摘下来的野菊花必须重复制作,耗费的精力要比单纯晒干更多。

“每年,家里采摘下来的野菊花,我会挑选品相最好的一小部分,用炒晒的方法做成菊花茶,放在自家饮用。其余的,用蒸晒的方法,制成成品后出售。”宋水露说。

人手不足影响野菊花产量

锄山村的野菊花种植面积不断缩小,为了维持村里种植野菊花的传统和特色,锄山村村委会决定对野菊花形成规模化种植,经过研判,村民宋文桥承包了村里10多亩野菊花田,开始专门从事野菊花的种植。

宋文桥的主业是养殖土鸡土鸭,2007年第一次种植野菊花。他说,这两年锄山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产业,吸引了成千上万名游客上山赏花。

“野菊花开了,不仅可以增加我们的经济收入,还能带来游客,带动村里的发展。”宋文桥说,野菊花本属于野生资源,生长能力强,能够较快地适应各种土壤并且正常生长。而锄山的气候又适合野菊花生长,只要有块小荒地就能够生存下来。

如今,宋文桥承包的菊花田颇具规模,野菊花彼此簇拥着汇成花海,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山侧梯田中。“20多年前的锄山村,家家户户都种菊花,后来种菊花的人家越来越少,我承包的10亩菊花田占了绝大部分。”

宋文桥介绍,野菊花没有种子,一年只能种一季。野菊花的季节过后,村民将母株大部分除掉,只留下根部上面一小段,等到清明过后,会冒出10厘米左右的苗。那个时候,他们再把苗剪下,拿去种植。“只要留住一亩的根,就可以繁殖12亩左右的野菊花。”宋文桥说,从植苗、培土、除草到采摘,都需要投入不少人力。

而人力,也是宋文桥目前最缺的东西。“招采菊工,基本都是从本村先找。”宋文桥说,如果招外来临时工,接送和吃住成本太高。而每年招到的采菊工人中,大多都是五六十岁甚至更加年长。“熟练的采菊工,一天可采摘50多斤,普通工一天也能摘30多斤。6斤新鲜野菊花可以晒出1斤菊花茶。如果工人足够,整个采摘季结束以后,差不多能收成4000多斤菊花茶。”宋文桥说,如果招不到足够的工人,菊花摘不完,那也只能烂在地里。“我不敢扩大野菊花的种植规模,也是因为人手不足,一旦种多了,不能及时采摘,不仅赚不了钱,还可能赔本。”


用新渠道包装菊花茶

为了提升锄山野菊花的附加价值,提升野菊花产品的收益,吸引更多村民重新种植野菊花。锄山村党支部、村委会决定重开“妙高山野菊花专业合作社”,采用“公司十农户”模式,主打“野菊花、蜂蜜、花粉”三种特色产品。宋职工向记者介绍,“妙高山野菊花专业合作社”是村子在10多年前就成立的,当时还注册了“锄山”、“锄山林”商标,后因为管理不善,没有继续经营,但商标依旧保留。如今重启合作社,就是想借此统一野菊花产品包装和品牌,提高产品的价值。

同时,留在村里的一些年轻人,也开始寻找更合适的方法,推广锄山的野菊花茶。宋保差的父母都是村里的老花农,如今他没有像其他年轻人那样出去打工,而是留在村里,继承父辈干货生意,致力于将锄山的丰富货品推广出去。几年前,他临时起意发在朋友圈的自家野菊花茶,受到了朋友和一些客户的喜欢,从此有了固定的客人。2019年底,他尝试将产品推广至抖音,利用小视频宣传野菊花,也已有了初步的成果。宋保差说,接下来,他还会继续往网络购物的方向努力,争取开设自己的淘宝店。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长在山长水远、乡间小路上的野菊花,每到开花时,迎着温暖的阳光傲然挺立,一团团一簇簇,把整个山野装扮成绚烂的海洋。三五人,行走于花田中,手起花落,放在身旁的篮筐里。

筛选,蒸制、晒干……这些细小的花蕾,经过种种工序,最终带着更神圣的使命开启一段华丽的变身。

漫山遍野的野菊花,观之,采之,晒之,饮之,皆是美事一桩,也将成为锄山村发展休闲农业、观光农业的重要成员之一。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