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十三载,独行云端的山村公交车

来源: 2021-01-27 18:40


后溪村海拔800多米,常年云雾缭绕,孙黎平在这条开往云端的公交线路上坚守了13年。


01>不同车程的车票价格不一,孙黎平还是临时售票员。
02>这趟满载希望的公交车,解决了当地村民进出大山的难题。



01>每次行车任务结束,他都要把陪伴自己的“老伙伴”打扫干净。
02>六月是三明的雨季,沿途山坡时有塌方,孙黎平搬开挡住去路的滚落树木。

>>平方米小木屋是他在村里的“家”,农村电压不稳,常常停电停水,微弱的烛光陪伴他度过漫长的夜晚。





文/图 周志鸿

“一辆公交连通山里山外;四方村民共享幸福生活”。这是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莘口镇后溪村村民们拟定和题写的春联,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公交车司机孙黎平的深深感激之情。

一个司机,一辆大巴,一条山路,一方百姓……每天下午3时30分,省劳动模范孙黎平驾驶闽GY1886公交车准时出发,从三明火车站至三元区莘口镇后溪村。在这条开往云端的山村公交线路上,孙黎平独自坚守了13年。他是三明市公交公司第三分公司的驾驶员,也是三明市唯一的驻村公交车司机。
孙黎平驾驶的公交线路,涵盖了三元区最偏远的2个行政村和11个自然村,行程46公里,是市区最长的公交线。海拔800多米的后溪村常年云雾缭绕,路窄弯多,往返车程约4个小时。为了让村民一早能进城上学、赶圩,孙黎平每周有六天晚上住在后溪村里,次日清晨7时10分准时从后溪村出发,约9时返回到三明火车站,下午3时30分再返回后溪村,周而复始。
这辆公交车,成了村民们进出大山的重要交通工具。山路崎岖难行,哪里有急弯,哪里有险路,孙黎平了如指掌,每趟行程,他都是谨慎驾驶,从不出差错,是全公司唯一的“五星级”驾驶员。13年来,孙黎平见证了公交线上沿途村民的日子越过越好,后溪村那片山水和那些村民,在他心里留下了难以割舍的深情……
除了春节的除夕夜能与家人团聚外,孙黎平几乎没有节假日,一年300多天住在村里。他是个热心人,遇到沿线村民要求捎带物品,他都尽可能提供帮助,村民们把他当作亲人。
对自己的家,孙黎平深感愧疚。每天在城里家中的时间最长4个多小时,一顿午饭、一个午觉后,孙黎平又要踏上回村的路。在村里的“家”,是一间6平方米的木屋,仅有一张床、一张桌,潮湿阴冷。
孙黎平也曾有过不干的念头,但一想到村民对出行的渴盼,想起公司对自己的信任,他又咬牙坚持了下来,这一坚持,就是13年。
(本组作品荣获第九届台赛台海人物新闻类铜奖)




>对话获奖者

被他超出平凡的毅力所折服

文/《台海》杂志记者 刘舒萍 

《台海》:介绍下拍摄源起。
周志鸿:2019年2月5日大年初一晚,央视新闻联播《新春走基层》播出了题为《开往云端与希望的公交车》的民生故事,将镜头聚焦到三明公交车驾驶员孙师傅,记录他一个人、一辆车,一路坚守梦想的故事。
一夜间,孙黎平师傅成为了三明城家喻户晓的人物,人们纷纷为这位默默奉献的好司机点赞。孙师傅是市公交公司第三分公司的驾驶员,在开往海拔800多米三元区后溪村的公交线路上坚守了14年,是三明市唯一的住村公交车司机。作为一名党报记者,我想继续跟踪采访,通过镜头拍摄孙师傅不为人知的背后故事。2019年2月18日元宵节,我随行乘坐孙师傅的公交车,拍摄他的工作状况。
《台海》:车上人多吗?
周志鸿:首先要介绍下这条线路。公交车从三明火车站开往莘口镇后溪村,行程46公里,是市区最长的公交线,涵盖了三元区最偏远的2个行政村和11个自然村,往返车程约4个小时,成了村民进出大山的重要交通工具。采访当天,天下着雨,一路行驶,不时有回村过节的村民和学生上车,热情地向孙师傅问好,坐着、站着,公交车一会儿挤满了人。
虽然是无人售票车,但要经过2个行政村和11个自然村,每段车程车票价格不一,他要担起售票员职责,既是驾驶员,又是售票员。
《台海》:一个人、一辆车、14年的独行路,有多艰难?
周志鸿:地处海拔800多米的后溪村长年云雾缭绕,路窄弯多,路况很差,有4公里的路面凹凸不平。为拍摄孙师傅山间行驶的难度,我一手牢牢抓住公交车吊环,一手持着相机,山路十分颠簸,车身左右摇晃,我也被跟着甩来甩去,艰难地在车箱内前后移动拍摄。
道路盘山而上,一旁是悬崖峭壁,一旁是湍急河水。雨季,道路经常被塌方的山石和树干挡住去路,有时一路有几处塌方,孙师傅在公交车里常年准备着锄头、柴刀,遇到路障,他自己下车用锄头推开泥土、山石,柴刀劈断拦路的树枝,排除路障,继续通行。
路程远,山路险,每周要6天住在村里,次日清晨7时10分准时从后溪村出发,约9时返回到三明火车站,没有其他公交车司机愿意行驶这条线路。
《台海》:孙师傅本人是否也想过不干了呢?
周志鸿:他也有无数次闪过不干的念头,但面对村民对出行的渴盼,公司对自己的信任,他又咬牙坚持了下来,转眼间就是14年。因为太难了,平常人难以这样坚守,难以承受这种孤独寂寞。
《台海》:目前孙师傅还在跑这条路线吗?
周志鸿:还在,驾驶客运车辆42年,安全行车100多万公里,却从未发生过一起安全事故。2020年,孙师傅又先后荣获了2019年度全国“十大最美公交司机”、福建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最美人物”称号。
《台海》:如今,回看这组作品,哪张照片让您最有感触?为什么? 
周志鸿:有烛光的那一张,是我感触最深、也是最感动的。这是在孙师傅村里的“家”拍摄的,村里的“家”是在海拔800多米的后溪村,一间6平方米的破旧木屋,房门只能打开45度角,仅有一张床、一张桌,屋里的旧电视、旧冰箱是他从家里搬来的。
最难熬的是漫漫长夜,他默默独自坚守,每到雷电暴雨天气,村里的电压不稳定,常常停水停电,有时屋里还会漏雨,微弱的烛光陪伴他度过漫长的夜晚。春季高山上阴冷潮湿,破旧的蚊帐里,床上的被褥充斥着潮气。除了忍受阴冷潮湿,还有就是一年300多天有家不能回的寂寞。
孙师傅的另一家在城里,城里的家宽敞、时尚、热闹,不过他最长也只呆4个多小时,一顿午饭,一个午觉,孙师傅又要踏上回村的路上。孙师傅珍惜与家人相处的分分秒秒:厨房里,妻子为孙师傅准备带回村里的晚饭,孙师傅陪在一旁说说开心话,折菜洗菜当个小帮手;为排解妻子的寂寞,孙师傅为她买了可以练习唱歌的大屏电视,有时两人对唱几曲。
家里的温情舒适与山里的寒冷孤寂,一天里巨大的反差变化,平常人是难以接受的。我被孙师傅的平凡感动,更被他超出平凡的毅力折服。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