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RCEP生效后 台湾产业将被严重冲击

来源: 2021-01-28 17:24

2020年12月,中国、日本、韩国、澳洲、新西兰及东盟10国通过视频连线正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历经八年的谈判,2020年12月,中国、日本、韩国、澳洲、新西兰及东盟10国正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全球最大自贸区诞生,为疫情冲击下的世界经济带来久违的信心。而曾经一直表示积极争取加入的中国台湾,最终落单。

对于RCEP的签署,岛内社会普遍投以“惊叹”的情绪。一方面,由于近些年中美贸易战、西方“反华”势力抬头,在岛内“台独”舆论的迷惑和误导下,不少民众陷入了“国际社会都在反中”、“中国大陆孤立无援”的严重幻觉之中,今年的疫情更是加剧了一些人对国际环境的误判。而RCEP的签署犹如一针清醒剂,尤其是作为美国传统盟友的日韩澳新加入协定,与中国共同分享发展机遇,更是令岛内舆论产生“原来台湾才是孤岛”的感慨。

另一方面,长期以来,参与以RCEP和TPP为代表的多边经贸框架,一直是岛内跨蓝绿“执政者”不懈推动的政策目标,蔡英文的2016年就职演说,更是将其白纸黑字地列入施政清单。然而,当RCEP刚刚签署时,台相关部门官员竟称不掌握协议内容,一边抛出酸言酸语、以泛政治化措辞掩盖内心的尴尬和慌乱,一边则对台湾无缘RCEP的影响轻描淡写,将“时空背景不同”的双标操作演绎到极致,令广大台湾民众感到疑惑和错愕。

 

将面临极高的关税壁垒

“RCEP除东盟10国外,另有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共15个成员国;其人口及国内生产总量,皆占全球的三分之一,是全球体量最大的自贸区。未来如果印度再加入,则占世界人口47%,市场潜力非常大。”台湾地区陆委会前副主委、岛内知名经济学者林祖嘉直言,“此一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诞生后,区内整体关税废除率达92%,而随着外资持股比例的提高,至少有65%的服务业将完全开放。台湾在RCEP区域之外,短期内又没办法与美国签署经济协议,也不知道能否加入CPTTP,受影响的层面恐将再扩大。”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王建民指出,受先天资源条件不足、岛内市场规模狭小的限制,中国台湾是一个高度依赖对外贸易的经济体。其外贸依存度超过100%,出口依存度达57%。相较之下,中国、日本、美国由于自身市场庞大,其出口依存度分别只有18.5%、14.5%和10%。所以,岛内业界必须不断扩大海外市场,必须与其他经济体签署自由贸易协议,以获得关税优惠和较低的市场进入门槛。“这也是岛内业界迫切希望加入RCEP的重要原因,因为只要加入了,就等于一次与亚太15个经济体签署自贸协议,而无需逐一商谈签署。如今愿望落空,这意味着中国台湾出口到RCEP成员国的货物无法享受低关税或零关税,而台湾地区的主要竞争对手韩国由于是RCEP的一员,可以享受优惠关税,其竞争力将超越中国台湾。此外,由于中国台湾要交较高的关税,生产成本由此较高,其货物价格也相对较高,而RCEP成员国之间没有了关税壁垒,货物价格相对较低。人们又怎会购买价格较高的台湾产品呢?这对中国台湾的出口相当不利。”

“RCEP15个成员国经济规模高达26万亿美元,占全球GDP三成,整体关税废除率高达91%。对台湾而言,RCEP经济体是重要的经贸伙伴。”台湾中华大学讲座教授尹启铭告诉《台海》记者,2018年RCEP经济体占台湾外贸出口31%,2019年提升到55%,2020年更增至58%。但台湾不能加入RCEP,未来仍须交较高的关税,增加生产成本,这对台湾经济的打击可想而知。

纺织石化业首先被冲击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唐永红指出,由于中国台湾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所以在没有中国大陆默许的情形下,无法与RCEP这些亚太经济体(除新加坡外)签署类似的自贸协定,这将减弱中国台湾产品在这些国家市场的出口竞争力,将对台湾地区本土企业带来很大的竞争压力。

而在台湾众多受影响的产业中,石化业、纺织业上游原料、工具机、钢铁等产业因关税劣势将首当其冲受到冲击。

台湾织袜工业同业工会理事长魏平仪表示,“目前台湾大大小小7万多家纺织企业中,最多只有两成左右厂商有提高附加值和寻找新客户的能力,其他厂商的资金和技术都不行,将可能倒闭。”

魏平仪分析,台湾纺织业最强的是面料、布料,以前台湾的布料和面料出口到大陆,在大陆做成成衣再出口其他国家和地区。大陆的生产成本提高后,台商把厂家迁移到越南,越南目前是台湾最大的海外成衣生产基地。现在大陆与越南都在RCEP内,关税降低,最终会降低八、九成,而台湾不在RCEP内,无法享受关税优惠,所以今后台湾出口到越南的面料、布料将比大陆的贵了六成。越南的商家当然选择从大陆进口面料布料了。“根据估算,越南客户从大陆进货与台湾进货相比差价会在至少三成左右,所以对台湾影响很大。”

魏平仪指出,台湾的纺织业最大的依赖是大陆市场和越南市场。即便是已经迁移到越南办厂的台商受到的影响也是一样的。“台商设在东南亚各国的纺织厂,是产业链的末端公司,做成衣部分,布料和面料都是从台湾进口。在RCEP上路后,同样面料,从大陆进口比台湾进口便宜很多,当然选择从大陆进口,所以台湾最强的面料布料就失去竞争力,这是很严重的打击。”

除了纺织业,台湾石化业界也颇为忧虑。就有高雄一家石化公司的高级主管曾向台湾媒体表示,RCEP签署,中日韩间关税下降,这对主要销往大陆的台湾石化业影响最大。

“东盟是中国台湾石化产品的重要出口市场,当中国、日本和韩国等RCEP成员享有关税优惠、免关税时,对中国台湾的石化业冲击的确很大。台湾纺织、钢铁这些产品主要市场在欧美,但石化业主要是东南亚市场,所以影响更大。”庞建国说。

 RCEP签署后,台湾具有竞争力的纺织产业将率先受到冲击。

影响不大只是粉饰太平

就在台湾业界担忧RCEP对台湾产业带来的巨大冲击时,台当局却始终轻描淡写,并声称中国台湾对RCEP国家出口已有70%贸易额免关税,所以不加入RCEP对岛内经济影响不大。

“这根本就是混淆视听,糊弄台湾民众。”提及台当局的回应,尹启铭显得十分愤怒,“如果RCEP对台湾不重要,那为何蔡英文在四年前就职演讲中说要带领台湾加入RCEP?如今无法兑现承诺,就说RCEP不重要了,是把台湾民众当傻子吗?”

尹启铭指出,台当局声称“台湾目前与RCEP成员贸易额约有七成都是零关税”,是指2015年台湾签订WTO资讯科技协定(ITA),使台湾资通讯和半导体等终端产品可以在WTO成员间获得零关税,加上台湾与大陆在2010年签署了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所以台湾对RCEP成员出口的七成已为零关税。但ITA只对资讯科技终端产品免除关税,机械、面板、光学镜头等非终端产品并不能获得关税优惠。

“台当局只看到‘免关税的七成出口’,那剩下的‘三成’呢?主要是传统产业,包括机械、钢铁、石化、纺织,而这些传统产业从业人员占了制造业员工七成,是创造就业的主要来源。虽然科技产业占出口比例最大,但其创造的职位远不及制造业等传统产业。倘若传统产业受冲击,或导致关闭潮和出走潮,届时将有大批人员失业。这些台当局都心知肚明,却仍粉饰太平,以掩饰自己无法让台湾加入RECP的过失。”尹启铭说。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大陆研究所教授庞建国也表示,若从账面数字来看,确实台湾目前的传统制造业出口到东盟等地,以及部分获得ECFA早收清单保障的货品出口到大陆,本来就享有关税优惠,看起来,台湾没有加入RCEP的影响不大,可是那只是初期阶段。

庞建国指出,当后续自贸区互惠条件深化后,关税障碍必然会产生,单是关税攀升就足以让业者难以负荷,关税回升率依不同产业别从5%到30%不等,台湾厂商将大举失去竞争优势。

 

推动与大陆经济脱钩的图谋不现实

除了产业上的影响,未能加入RCEP,也会让台湾经济整体面临被边缘化的危险。

在RCEP经济体中,中国大陆占据要位,经济发展将更受益,而缺席的台湾将面临在亚太地区边缘化的风险及更多竞争的考验。林祖嘉预测,RCEP签署后,台湾将长期被拒于各项区域整合之外。“RCEP生效后台湾将出现两种效应,一是失业率升高,二是平均薪资停滞或下降。”

日前,台当局表示正在积极争取加入CPTPP,声称CPTPP有三分二国家跟RCEP国家重叠,且中国大陆没加入CPTPP,期望以此舒缓RCEP带来的冲击。林祖嘉认为这是“台当局一厢情愿,画饼而已。”

林祖嘉表示,大多数岛内传统产业经营业者都认为,台当局破坏两岸关系,进入目前由日本主导的CPTPP的可能性不高。“换句话说,CPTPP不是台湾的出路,台湾的出路还是要改善两岸关系,才有发展空间。”

林祖嘉指出,2020年,两岸签署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已满十年,但目前中国大陆尚未做出终止该协议的决定,因而,中国台湾相较于大陆竞争力较弱的农产品、传统制造业产品在出口至大陆时,仍可以继续享受到中国大陆的单方面零关税让利,由此,台当局试图推动与大陆经济脱钩,转而试图与美国、日本建立新产业供应链的图谋是不现实的。

“融入区域经济合作,是台湾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由于这涉及国际事务,而台湾作为中国的一部分,需与大陆方面进行协商。但台当局迄今不承认体现一中原则的‘九二共识’,单方面破坏两岸政治互信,导致两岸协商中断。所以,台湾无法加入RCEP,民进党当局要负全部责任。”王建民说。

对此,庞建国也表示,中国台湾应改善两岸关系,在ECFA良好运作的基础上继续加深与中国大陆的双边互惠经贸自由化合作,由此,在中国大陆的默许下,中国台湾才有可能逐步推进与亚太主要经济体签订类似RCEP的自贸协定,从而提升台湾地区产品和产业的竞争力,加深中国台湾与亚太地区经济联系和优势互补,以国际外力助推台湾地区经济增长和产业结构转型及可持续发展。

然而,现实情况是,由于两岸互动的共同政治基础不复存在,民进党当局既难以通过两岸协商打开RCEP之门,也不愿积极主动寻求解决方案,不是以“鸵鸟战术”自我麻痹、顾左右言他,就是以“甩锅”方式模糊焦点、撇清责任。

“台湾经济的出路在于维护两岸和平、共谋经济发展,我们没有分裂的本钱,应当更紧密结合在一起。”深耕大陆20多年的厦门台商投资协会会长吴家莹就曾呼吁,民进党当局应尽快回归“九二共识”,帮助台湾产业走出困境。

只有两岸互动良好,台湾才有机会参与区域经济合作,而这又必须透过两岸协商,“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就无从回避。民进党当局若一直没有能力有效处理两岸关系,台湾就逃不过在区域经济整合中日益被边缘化的危机,其中受害最大的必是台湾的中小企业和普通民众。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