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谁才是最后的“王者”? 蓝营党魁争霸战燃硝烟

来源: 2021-04-06 11:55

新春伊始,开工首日国民党中央举行团拜,党内大咖群聚,盛传将回锅竞选党主席的前主席朱立伦,及日前重返国民党引起震撼的赵少康二人缺席,特别受到瞩目。图/中国时报


今年7月底,国民党新一届党主席将举行换届选举。和最近一次国民党补选是填补四年前换届选出的党主席吴敦义,后因国民党在2020年台湾“大选”中惨败而引咎辞职所剩任期不同,这次选举不仅在任期及权力主导方面具有一定的吸引力。若当选该届国民党主席,如果中途没有因各种原因被迫去职的话,按规定有4年任期。更重要的是,在国民党接下来的选举布局中,握有较大的资源分配主导权。比如,2022年的“九合一”选举,以及2024年的“二合一”选举。

在2022年的“九合一”选举中,较为典型的权力是提名台湾22个县市长的党籍候选人,而在2024“二合一”选举中,则可提名民意代表候选人,乃至主导国民党籍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选,甚至抢占披挂上阵参选的有利时机及战略位置。

同时,若能成功问鼎党主席之位,亦可主导国民党的政策路线走向,布局国民党内的接班梯队,影响国民党内乃至蓝营内部的政治生态演化。由此,这届国民党主席选举成为了国民党内部的“兵家必争之地”。

 

“赵韩结盟”强势来袭

“最强战队”或“露水拍档”

农历年前,台湾资深媒体人,曾拥有“政治金童”之称的赵少康,宣布重回国民党籍,并表态可能投入参选国民党主席和2024年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是最近观察国民党主席选举的一大看点。赵少康的强势回归无疑产生了“鲶鱼效应”,激荡起了国民党内部的阵阵涟漪。由于赵少康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从台湾政坛隐退后,转战台湾的媒体圈,累积了大量的人脉资源及媒体议程设置的实战经验,加上言辞犀利,相对理性中道,赵少康逐渐成为了蓝营的意见领袖。在台湾蓝营及“中间选民”当中,拥有一定的号召力。这次重返国民党,创造出了不小的“媒体效应”和“政治声量”。从2月1日,出面证实“重回国民党”至2月23日,赵少康不断抛出各项议题,占据了不少媒体版面,站到了舆论聚光灯之下。根据台湾舆情民调网页“声量看政治”于2月23日公布的,透过实时新闻社群声量、新闻声量及GoogleTrend三类声量系统的数据显示,赵少康(42.29%)的政治声量最高,马英九(21.01%)次之,韩国瑜(20.22%)位列第三,而江启臣(12.53%)及朱立伦(3.95%)则相对垫后。看来,赵少康创造的“媒体效应”至少从目前的数据来看,并未转瞬即逝。

上次在国民党补选时与江启臣竞争党主席之位的国民党前副主席郝龙斌,2月19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赵少康表露出看好的姿态。郝龙斌称“赵少康绝对是一头可以带领大家的‘狮子’”,不过对于赵少康能否最终取得参选国民党主席的门票,郝龙斌并未下结论。赵少康在表态重回国民党后,很快便顺利取得党籍,而国民党现任党主席江启臣也很爽快地授予他国民党中评委。而按国民党的游戏规则,参选国民党主席需要有做过国民党中评委或国民党中央委员的经历,这个问题江启臣帮忙解决了。不过,对于参选国民党主席需要入党一年的争议,国民党内各自解读分歧较大。由此,赵少康参选国民党主席之路,目前仅能算拿到了半张门票。2月22日,赵少康称他不一定参选国民党主席,因为可能没有资格,但一定会参选2024台湾地区领导人。这一表态显露出何种信息呢?值得玩味。

 赵少康在2月1日证实自己将重返国民党的当天,同时爆料称高雄市前市长韩国瑜去年9月拜访他,认为现在只有他能救国民党,并希望赵少康能出来参选国民党主席。赵少康这一说法,形同直接宣布了“赵韩结盟”。由于,韩国瑜的支持者“韩粉”主要集中在铁杆深蓝群体,而赵少康比较获得“经济蓝”和“知识蓝”的认同。因此,“赵韩结盟”若能发挥加乘效用,二人的支持基础可将蓝营支持者囊括在内,堪称是国民党内的“最强战队”。2月初,绿营内部一份民调显示,“赵韩合体”所向披靡,最受国民党支持者青睐。该份民调称,赵少康获得41.9%的支持率,而朱立伦次之,为34.9%,江启臣和连胜文分别仅有7.1%和4.8%。不过,绿营民调做对手国民党主席热门人选的支持率,到底有多大的参考价值,见仁见智。

“赵韩结盟”能否走到最后,目前尚难下定论。韩国瑜去年1月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惨败,同年6月又被“罢黜”,从高雄市长任上被强行“拉下马”。此举对韩国瑜造成了极大的政治冲击,之后韩国瑜不得不沉潜疗伤。而此次鼓动赵少康出马参选国民党主席,想必是其依旧未忘情2024台湾“大选”的流露。然而,赵少康在表态参选国民党主席后不久,便再次抛出会参选2024,而前不久又表态因资格问题,可能不能参选国民党主席,但一定会选2024,而对于韩国瑜会不会自己出马参选国民党主席,赵少康表示他不知情。从上述这些迹象来看,“赵韩结盟”未必就是“最强CP”,存在因各自盘算冲突而裂解的可能性。因此,这一组合也有可能是基于短期政治合作的“露水拍档”,最终结果如何,有待观察和分解。

 

01>国民党现任党主席江启臣于2月20日发表参选宣言,宣布竞选连任,但表态不参选2024台湾地区领导人
02>台湾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在获得国民党中评委资格后,也宣布正式投入角逐国民党主席之位。
03>台湾资深媒体人,曾拥有“政治金童”之称的赵少康,宣布重回国民党籍,并表态可能投入参选国民党主席和2024年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引起台湾政坛震荡。


避免沦为“过渡者”

江启臣甘当“造王者”?

国民党现任党主席江启臣于2月20日发表参选宣言,宣布竞选连任。在参选宣言中,当然会凸显一下自己补选上国民党主席这段时间以来的各方面成绩,这无可厚非,可增加自己的正当性。不过,与惯常参选国民党主席的人选不同,江启臣直接宣布自己不是国民党复兴之路的“过渡者”,而是立志以无私初心,为国民党在2022与2024,找出最能胜选对象,扮演国民党“重返执政”的“造王者”。并且,江启臣还称,他有信心成为国民党的“桶箍”。这一表态在字面上和一定程度上,让自己在国民党支持者面前,展现出了气度和格局。并且,也将了其他对2024心心念念的热门人选一军。江启臣的话语逻辑没毛病,无论谁担任国民党主席,只有国民党在2022“九合一”选举中斩获佳绩,或至少不能选得太差,主导国民党的人才有机会问鼎2024之路。若国民党在2022“九合一”选举再次惨败,党主席势必要引咎辞职。而假若江启臣顺利连任国民党主席,国民党在2022的选情又不错,届时水涨船高,谁说他没机会代表国民党出征2024呢?即便江启臣这次宣布只当“造王者”。马英九先前第一次参选台北市长时,还曾说过200多次不会参选,最终“非他不可”的气势被营造出来,只好“愿意承担”了。

事实上,江启臣作为本届的国民党主席,是通过补选补缺任期产生的,其他党内实力派按兵不动,不但任期短对手也并非很强劲,因此被认为是“过渡者”。而此次表态参选,江启臣直接宣示自己不是“过渡者”,并愿意当“造王者”,这无疑会给党内有志参选2024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相关人士一颗定心丸。比如,江启臣发表参选宣言的同一天,赵少康参选国民党主席的态度便有所弱化,表态自己不一定会参选,但一定会投入2024。这当中到底有没有关联性?想必只有当事人才清楚。而这次江启臣直接宣布不参选2024,最尴尬的无疑是国民党前主席朱立伦。他有意参选2024的迹象,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而竞逐今年7月份的国民党主席选举,无疑是朱立伦铺垫2024的必经之路。然而,面对江启臣的这一动作,朱立伦要不要跟进,这是个问题。加上,江启臣在参选宣言中称,他自己竞选国民党主席“不是股市投资,只有股价上涨看好时才进场”及“当党面对低谷时,克服逆风自伤的考量,我选择在低谷时勇敢承担”,这些表态,怎么看来句句好像都打在了朱立伦的脸上?

再加上,江启臣刚被美国《时代》杂志评选为所谓的百大“次世代领导人”(TIME100 Next)。并吹捧他是“亚洲最古老政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领导人”,也“鼓励”他继续“改革”国民党。而江启臣“倍感振奋”,连忙表态会“坚定地走改革路线”。并且,在参选国民党主席宣言中,还不忘说上一嘴,这无形中给江启臣竞选连任“锦上添花”。不过,其实,对江启臣形成最大助力的无疑是他作为国民党现任党主席推动的“反莱猪公投”及“公投绑大选”。该“公投”将于8月28日举办,而在国民党中央主导之下,2月20日第二阶段联署“反莱猪公投案”已达60万8035份,“公投绑大选公投案”达59万8229份。可见,岛内民气可用,而这无形中对江启臣的连任之路将产生正面效用,这显然也是“现任优势”的展现。

 

精算变失算

朱立伦恐错过千山和万水

朱立伦2月15在社交账号贴出一张麻将牌局图片,从画面来看只欠一张“东风”就能胡牌,一时间引发台湾坊间热议。在国民党主席换届选举逐渐掀起硝烟之际,朱立伦这一动作耐人寻味。难道真的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吗?这张“东风”又是谁呢?或者是在等待什么时机呢?有看法认为,“东风”指的是朱立伦担任新北市长时的副手,也就是现任新北市长侯友宜。毕竟以“不蓝不绿”形象示人的侯友宜,目前他的政治声望在不少台湾民调中均居于榜首之位,可谓是蓝营的实力战将和“人气王”。因此,不少研判指出,侯友宜可能会直攻2024台湾“大选”。侯友宜会不会直接投入参选2024,目前还难以判断,毕竟台湾“大选”离现在还有将近3年的时间,这还不好说。不过,从目前的形式来看,侯友宜应该不会投入竞逐国民党主席之位,那么他会力挺曾经提拔过自己的老长官朱立伦吗?这也挺难说。

从侯友宜的行事风格来看,他估计只会“锦上添花”,暂时不会“雪中送炭”,毕竟若没有十足的把握,很有可能会蜇伤他自己的政治能量。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时,韩国瑜气势正盛,侯友宜特地前往高雄帮韩国瑜站台,“最强探长”和“最强菜贩”合体也成为当时的佳话。而韩国瑜参选2020“大选”时,侯友宜在临近投票日的前一个月左右才和韩国瑜“合体”。目前,侯友宜维持不介入党务的“不粘锅”状态,还看不出他愿意出马力挺朱立伦的迹象。而曾有“政坛精算师”之称的朱立伦单吊“东风”,会不会再次沦为不能胡牌的“相公”牌局呢?也不无可能。

朱立伦此前在国民党2016“大选”的“政治盘算”让外界留下了没有担当的印象,加上“换柱”风波的冲击,自从2016年初“大选”败选后,政治声望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虽然在2018年底新北市长任期届满后,人气稍有上升,也宣布投入国民党2020“大选”党内初选,奈何“半路杀出”韩国瑜投入竞逐,朱立伦在激烈的党内初选中被边缘化。而此次国民党主席选举,原本朱立伦的民调不低,然而,这次又来了个赵少康。目前,朱立伦在各项民调中的支持率再次沦为“后半班”。朱立伦能否逆转局势?值得进一步观察。

宣扬理念不缺席

“统派”能否逆势而上?

台湾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在2月17日晚间获得国民党中评委资格后,隔天宣布正式投入角逐国民党主席之位。从目前国民党内的政治生态及台湾社会民粹化加剧局面来看,属于“统派”人士的张亚中,想成功当选国民党主席的难度不小。不过,透过参选动作来宣扬统派思想和理念,让国民党的支持者和台湾社会对“统派”有更全面的了解和理解,则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机会。特别是在选举过程中和党主席选举辩论中,主动创造和发起议题,让蓝营支持者深入反思,对于宣扬理念,导正国民党政策论述显然会产生助益。张亚中在2月18日的参选声明当中指出,如果他有机会担任国民党主席,他绝对不会重蹈国民党天王们的覆辙,会让支持者看到国民党回到孙中山思想为引导的政党,也会提出使两岸走向和平的具体方案。张亚中这一表态,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国民党内“统派”人士对国民党发展现状和政策路线的强烈不满。

在参选声明中,张亚中同时向国民党天王发出质疑。张亚中说道,“两岸和平在你们的漠视中,陷入了危机。现在,你们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向我们这些忠贞的党员交代?”“我们期望他们带来两岸和平,现在他们连最基本的‘九二共识’都不知弄到哪里去了?”张亚中还发问,“我们还要期望他们什么?难道是期望他们跟民进党携手,把我们带入战火的地狱之中吗?”张亚中这些论述,无疑是对国民党为迎合台湾民粹,随绿营起舞的驳斥。客观来讲,有助于让国民党中央及支持者看到潜在危机。

而国民党内“统派”人士洪秀柱,虽然其办公室在216日向外界宣布不会投入国民党主席选举,但却预告他们将在327日举办论坛,启动国民党路线辩论,“找回正确的路线”,防止国民党“背离创党理念”,走向“独台”,甚至追随民进党脚步,掉入“台独”的深渊。可见,国民党内的“统派”人士借由平台和抓住时机,阐述看法宣扬理念,在某种程度上,对于国民党未来的政策路线走向,将发挥正向效用。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