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蒋介石曾孙能否替蓝营扳回台北?

来源: 2021-04-25 17:24

蒋万安参选台北市长的态势俨然已箭在弦上。

台北是台湾岛内的政治、经济及文化中心,过去选民结构一向被认为是“蓝大于绿”。 1994年代表民进党参选台北市长的陈水扁之所以能当选,全然渔利于蓝营内部分化出两组参选人分散了票源。而2014年,民进党未推出党籍参选人,选择奥援当时以无党籍身份参选台北市长的柯文哲。柯打着“超越蓝绿”的旗号拿下了台北市长,不过四年后的2018年台北市长选举,柯文哲在和民进党及国民党候选人的竞逐当中,仅以微弱的优势惊险击败国民党候选人赢得了连任,国民党未能夺回台北版图。由于台北在台湾县市长选举中,具有高度的指标意义,其引发的后续政治效应不容小觑,不管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抑或是柯文哲旗下的台湾民众党,均视之为必争之地。

目前,距离2020台北市长选举还有一年多的时间,相关各方在总体上,依旧处于互别苗头,试探测水温或是布局角力阶段,公开的叫阵和竞逐尚未真正台面化。不过,今年3月下旬,台湾TVBS民调中心公布的一项民调数据却引发了不少的关注。该民调总体显示,国民党籍的现任民意代表,也就是蒋介石的曾孙蒋万安,在各组民调对比中,不管是与民进党可能的参选人,或者和蓝绿白参选人的各式比拼当中,均能以较大的民调优势击败了对手。比如,如果对上“劲敌”、民进党当局“疫情指挥中心”负责人陈时中,蒋万安以47%的支持率领先对手的37%,二者相差10个百分点。台湾TVBS民调中心称,与去年4月他们所做的民调相较,蒋万安民调支持率提升了11个百分点,而陈时中则大幅下滑了16个百分点。其他民进党的所有参选人,再加上柯文哲的台北市长副手黄珊珊均不是蒋万安的对手。看来蒋万安目前的气势正旺,那么他真能帮助蓝营重新夺回台北市长吗?

 

蒋万安参选几率高

取得出征代表权是第一道槛

蒋万安目前是国民党籍民意代表,后势看涨。有关他是否投入参选台北市长的传闻由来已久,早在去年9月,国民党台北市党部主委黄吕锦茹便爆料称,她征询过蒋万安的意愿,得到的回答是“会参选”。不过,当时蒋万安在媒体询问时,并没有做出明确的回应来证实,仅以套话表示自己“最重要的场域”在台湾立法机构。不过,今年2月中旬,蒋万安在参加岛内政论节目时,面对是否参选台北市长的问题,他松口表示“该是我要扛的责任,我不会回避”,这一回应被台湾媒体解读是“给出了明确的答案”。虽然蒋万安依旧并未正式宣布参选,但他的相关言行已经显示他参选的几率并不低。他目前的身份是民意代表,选区在台北中山和北松山。然而早在去年9月,蒋万安便跨出自己的原有选区,到其它选区设立服务处。这样的动作,很难不让外界产生其有意布局参选台北市长的联想。

既然蒋万安已在布局,而且也做出了不会回避扛责任的表态,那么参选的态势俨然已箭在弦上。也因此,除了会沦为绿营的“假想敌”外,党内有意参选台北市长的相关人员,势必也会将其视为“头号竞争对手”。目前,台北市议员罗智强早已明确宣布参选台北市长,并且不断创造议题,勤走基层,到街头演讲等等。虽然他在相关民调数据当中,与蒋万安相比处于弱势状态,但其拥有的既有政治声量及后发潜力同样不能忽视。加上罗智强被视为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的“嫡系人马”,虽然马英九在蒋万安和罗智强两人参选问题上,并未明确展露出支持倾向,仅表示支持国民党推出的人选。但了解台湾政坛眉角的人都知道,有无大佬支持或奥援,还是会有一定的差别的。马英九目前依然拥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力,他最终会选择奥援谁,或者国民党内其他大佬会支持谁,势必会对有意参选台北市长的人选,形成某种程度的影响。

尽管蒋万安目前声势较高,但台湾政坛瞬息万变,此消彼长是常态。再者,随着国民党台北市长党内初选的日益临近,极有可能会有黑马“杀将而出”投入竞逐。因此,蒋万安能否成功取得国民党内的出征代表权还是未定之天。若没有条件促使国民党中央直接以征召参选的方式,保送蒋万安直接参选台北市长,党内初选无疑是他必须成功跨过的第一道门槛。

 

蒋万安优劣势并存

“蒋家印记”或成箭靶

蒋万安形象清新,学经历俱佳。他拥有美国名校博士学位,曾在美国当执业律师。2015年3月投入台北第三选区民意代表国民党内初选,不久便击败曾经打败自己父亲蒋孝严的党内对手罗淑蕾,成功获得了国民党2016民意代表候选人提名,当时台湾媒体称这是“王子复仇记”。很快在次年1月举办的民意代表选举当中,蒋万安不负蓝营众望,在10名竞争者中一枝独秀,并且以46.68%的得票率击败了民进党奥援的无党籍候选人潘建志的38.42%。先前无从政经历的蒋万安初试啼声,在当时大环境整体不利蓝营的情况之下,一炮打响了其在台湾政坛的名声。在四年后的2020年民意代表选举中,被国民党直接征召参选的蒋万安,在面对台湾民众党籍候选人何景荣、民进党籍候选人吴怡农、“安定力量”候选人田方宇的挑战之下,依旧以51.44%的得票率力压群芳,其中强劲对手民进党籍候选人吴怡农则获得45.40%的得票率。2020年台湾整体政治氛围依旧对蓝营较为不利,国民党获得的民意代表席次依旧十分惨淡,然而蒋万安却成功获得连任,这无疑将进一步稳固和拉抬他在蓝营内部的影响力。

成功连任台北第三选区民意代表的蒋万安,很快便被视为帮助蓝营重夺台北市长,可以寄望的人选。去年以来,蒋万安是否参选台北市长的呼声便不断传出,而他本人则刻意保持低调姿态。直到今年2月份,才松口表示愿意承担该承担的责任。事实上,由于国民党内人才梯队严重断层,目前能代表国民党出征台北市长的强劲人选其实也并不多。蒋万安及罗智强均是热门人选之一,而从目前的相关数据来看,蓝营内部对蒋万安的认可度或许会相对高一些。不过,虽说蒋万安一踏入台湾政坛便打了两次不错的选战,但其实他依旧有不少“槽点”会被对手民进党或台湾民众党攻击。比如,“蒋家印记”这一所谓的“原罪”,无疑是民进党对蒋万安发动猛烈方式的标靶之一。蒋万安是蒋介石的曾孙,而民进党一向将“两蒋”时期的“威权体制”作为政治消费的“提款机”。蒋万安若参选台北市长,民进党势必会在他的身世及家族背景上做文章。

 

反向操作是把双刃剑

蒋万安或反“蚀把米”

今年1月中旬,蒋万安提案“修法”,要归还两蒋“威权统治时期”被“不当没收”的财产。面对外界质疑这是在为参选台北市长布局,提前为绿营可能攻击他的家族背景而进行“拆弹”,蒋万安进行了否认并表示,这是要“面对历史,还原真相”,让台湾“迈向和解”。但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蒋万安做出这样的动作,显然与台北市长选举布局有着密切的关联。外界质疑也不是没有根据的,这其实是蒋万安在提前消解绿营在台北市长选举中,可能会对他的家族背景进行消费和攻击。不过,这种反向操作行为并非“一本万利”,引发的负面效应也是不可估量的。首先,蒋万安此举等于否定了他先辈的相关做法,势必会引发蓝营支持者的反弹和不满;其次,在得罪蓝营支持者的同时,也讨好不了绿营支持者,等于“两头空”;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等于赋予了民进党当局以所谓“转型正义”为借口,对蓝营开展“政治清算”的“正当性”。在引发这些政治效应后,蒋万安的提案动作到底对自己参选台北市长是加分还是扣分呢?见仁见智。

除了提案“修法”动作外,2019年1月3日,蒋万安在面对两岸议题的表态也让蓝营支持者颇为失望。同年,蔡英文在元旦当天抛出“四个必须”论调。蒋万安居然进行了附和,引发了蓝营支持者的不满。不过很快蒋万安便调整说法,并对蔡英文进行了批判,但依旧未能平息荡漾的余波。可见,蒋万安一直刻意在淡化政治光谱印记,往“浅蓝”和中间靠拢。但如此操作会否反而“蚀把米”,落得两头空?有待观察!

 

蓝绿白三方竞逐

蒋万安能否突围?

明年年底的台北市长选举,估计至少会呈现国民党、民进党以及台湾民众党竞逐的局面。民进党目前的热门人选有“疫情指挥中心”负责人陈时中、民进党台北市党部主委吴怡农、基隆市长林右昌、台湾文化事务主管部门前负责人郑丽君以及民进党民意代表吴思瑶等人,而柯文哲旗下的台湾民众党极有可能会推派台北市副市长黄珊珊。若柯文哲人马未能继续主政台北市,势必会对柯文哲的未来政治之路构成不小的冲击。因此,柯文哲阵营势必会千方百计守住台北这一席。而民进党除了热门人选陈时中外,吴怡农无疑也是参选备案之一。吴怡农在2020年的民意代表选举当中,曾与蒋万安上演过“双帅对决”,不过成了蒋万安的手下败将。而在去年年末,在蔡英文的授意之下,民进党为原本不具备参选资格的吴怡农量身定制“吴怡农条款”,修改了民进党内的“党员入党办法”及“党职人员选举办法”两项规定,并劝退了民进党内部有意的参选人员,最终“保送”吴怡农当上了民进党台北市党部主委。这样的政治操作和布局,其用意已不言而喻。明年底的台北市长选举会不会再度上演所谓的“双帅对决”?不无可能。

从这次台湾TVBS民调中心的数据来看,蒋万安虽然在众多可能的竞争对手当中,民调支持率高居榜首。然而,数据也显示,蒋万安在20到39岁年轻族群当中,依旧落后于陈时中。虽然,蒋万安年纪较陈时中小了不少,但是否能有效拉抬年轻群体的支持率,依旧是蒋万安需要耕耘并尽快提升的重点区域之一。不过,若蒋万安为了迎合年轻群体的支持,而刻意迎合民进党炒作出的民粹的话,正如上述已经分析的,会得不偿失。

蓝营白角逐2022年台北市长选举,这已经是基本可以断定的棋局。蒋介石的曾孙是否能替蓝营扳回一城,其指标意义不言而喻,这对于蒋万安本人的未来政治之路,对于蓝营政坛气势的拉抬,乃至对于台湾政党版图和政治生态的演化均会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