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致 \ 深 入 \ 时 事 \ 生 活

孙吉龙:人生舞台,每个角色都出彩

来源: 2021-04-25 17:30

文/程成贵

我与孙吉龙结识,始于2009年。
那时,《集美区志》征求意见稿刚刚面世,区政府正在酝酿成立审稿组,讨论确定审稿组成员。
区政府负责同志征求我的意见。我是安徽黄山人,应区政府聘请,担任《集美区志》总纂,来集美才一年多,认识的不过十来个人,说不出什么意见,就回了一句:可以从审读区志初稿人中产生,谁提的意见最多,就让谁当审稿组成员。
统计结果,孙吉龙是其中之一。我一看,孙吉龙,厦门市建安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心中不免疑惑:一个搞建筑的为何对区志编修如此感兴趣?他对区志初稿都提了哪些意见?所提意见质量怎样?
及至看了他主编的《乐安堂孙厝孙氏族谱》和《中山公园博览》,方才明白,原来这位企业老总还是一位修谱编志的行家,是我的同道中人,不由得多了几分敬意。
由此,我们相识,成了朋友。随着在工作中来往增多,我对他的认识逐渐加深,成为挚友。我发现,这是一个做人做事都追求至善至美的人。

2011年,孙吉龙在世界孙氏宗亲联谊总会首届大会上发言。


有这样几件事,让我感受殊深。
作为人子,孙总事父母至孝,日奉茶汤,承欢膝下,让父母安享天伦之乐。2012年10月24日,是孙总家族晋祖之日,适逢世界孙氏宗亲联谊总会在江苏睢宁召开一届二次理监事会议,身为会长的他必须到会,同为副会长的胞弟孙碧民也要参会,且孙总还安排胞妹一并同去协助会务。权衡公私,他义无反顾选择“大家”舍“小家”。在安排好家中事务后,禀报母亲并取得母亲同意,才离家赴睢宁。2014年孙总母亲逝世,在为母亲举行的葬礼上,我亲见已过耳顺之年的他,身披孝服,带领全家几十口,长跪于地,叩拜爬行于香案之下数十米,不免心灵为之震撼。
作为一名企业家,他勤力勤心,将一家濒临破产,内无资金和技术,外无市场和业务,仅剩一本营业执照和两枚公章的“烂摊子”,改造为拥有国家一级资质、拥有管理人员500余人,现场施工人员4000多人,年产值20多亿元,享誉全省的建筑施工集团企业,成为厦门市第一家荣获“全国重合同守信用”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状”的企业。“创建安品牌,做百年企业”是他不懈的追求。
作为一名率先致富者,他追随陈嘉庚、孙炳炎先生的足迹,将眼光投向社会上那些孤苦无依者、贫而失学者。2007年之前,他毅然捐出扶贫济困、奖教助学、赈灾救灾等善款达800余万元;2008年,他成立福建省建设系统第一家由民营企业设立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非公募慈善基金会,把慈善当做一项事业打磨。至2020年11月末,建安集团和厦门建安慈善基金会累计公益捐献款物,已超6000万元。他认为:“企业不是某个人的企业,而是全社会的。企业赚了钱,就要回馈社会。一个人一辈子其实吃不了多少,穿不了多少,用不了多少,但对困难人群,我能帮多少就帮多少。”济困助学是他坚定不移的信念。
作为集美区商会第二届会长,他以代垫土地出让金18万元、捐献12万元领衔,并采取向银行贷款融资、施工方垫款、会员企业募捐等方法,解决资金缺乏等困难,建起一座总建筑面积4185平方米、总投资580万元的集美区商会综合大厦,解决了区商会“居无定所”的窘境,成为厦门市第二个拥有独立大楼的商会之家。

孙吉龙二十年来广撒爱心的善举,不仅体现了一代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也是对先辈优良传统的一种延续。


2021年,厦门老年大学开学前,孙吉龙(左三)捐赠十万个口罩,助力线下开学。校长詹沧洲(中)为其颁发证书。


孙吉龙资助贫困学子。


作为孙氏家族的一员,他团结宗亲,任劳任怨,走访了海峡两岸大部分地区,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的宗亲,召开有1600余人参加的世界孙氏宗亲联谊总会成立大会和两次理监事会议,组织成立了文史研究、商贸发展两个专门委员会以及云南、广东、北京等10多个地方分会,制订了专门委员会以及分会设立管理办法、任职推选暂行办法等各项制度,组织编纂了《中华孙氏谱目》、《世界孙氏盛典纪念特刊》和会刊《敦睦》(出刊16期,印行4800册)。任会长四年,差旅费全部个人自掏腰包,从未在“世孙联”报销过一分钱,还带头捐赠中山华侨建设资金600万元。
作为厦门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他任职十年,勇于为民营企业、为农民工、为社会民众的利益鼓与呼,为城市发展、社会进步的需求积极发声,共提建议、提案70多件,大到百姓民生、城市规划、市政建设,中到民营企业发展环境、农业产业化、闽南文化传承,小到青少年近视、斑马线设置、机动车道开口,可谓包罗万象、无所不及。尤其是他建议厦门市行政中心搬到岛外、高崎机场搬迁到翔安马巷、铺设集美北部自来水厂至后溪新村自来水管网、停止收取厦门市“四桥一隧”车辆通行费、建设滨海大道、在同集路设立立交及过街天桥等,都具有全局性、前瞻性,引发各方的关注。他任厦门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期间,所提建议、提案数量名列前茅,是名副其实的代表、委员。
人生在世,每人都充当着一定的角色,或为人子(女),或为人父(母),或为人夫(妻),或为官,或为民,或兼而有之。
而孙吉龙的可贵之处在于,无论充当何种角色,都能把这个角色演好,演得光彩照人,他获国家、省市各种荣誉称号30多种,就连做一个区志审稿组成员,本与他的行业无甚关联,他同样全身心投入,每稿必看,每次必有意见返回,绝不马虎应付。他只有初中文化,边做边学,以致后来能编纂(或主持编纂)文史类书籍,出书十多种。
孙吉龙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敢做敢当的人,一个“言出必践,有诺必成”的人,一个大写的人。

扫一扫,关注台海杂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 2018台海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台海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